| 快捷翻頁 ← → 鍵
樂文,樂文小說網,最好的樂文小說閱讀網 > 現代都市 > 極品兵王 > 第1527章 束手無策就好辦了……
  原本看向蘇燦都透著滿滿善意的潛龍門一眾聽到這話,臉色都是微微一僵。

  畢竟家丑不可外揚嘛。

  陳不凡此刻可是屎崩加尿崩,止都止不住的那種,這事情傳出去怎么著讓同是潛龍門的他們面上無光。

  而陳品如,聽著蘇燦這話,卻是聽出了更深層次的味道,特別是想到之前自己兒子跟自己說的話,一雙眼睛也是緊緊的盯著眼前這小子。

  微微沉吟一下,陳品如還是站了出來,一雙眼睛上下打量著滿臉透著和善的蘇燦的同時,沉聲的道:“不知道你如此關心他,是何用意?”

  他眼中帶著狐疑,之前他沒有深思,現在突然想到這小子不是跟自己兒子之前大斗了一場嘛。

  而且之前在決斗臺下的時候,這家伙一副要死的模樣,現在卻活蹦亂跳的,明顯有鬼嘛。

  “不凡兄可是我敬重的對手,角斗場上的風姿,讓我一直不忘,我很敬重他,所以關心一下而已。”蘇燦立馬露出一臉佩服的表情道,接著眼珠子一轉,“不知道您是哪位?”

  那陳品如還沒開口,身后的小輩中,一人已經搶先滿是自豪的回答道:“這位乃是我門潛龍門的大長老陳長老,也是不凡的父親。”

  畢竟人家在夸陳不凡,雖然現在這家伙屎尿齊崩不止,說出來挺丟人的,但是能夠讓身為對手的蘇燦敬佩,不僅僅不凡臉上有光,同樣身為潛龍門的他們面上也是有光嘛。

  這就是人格魅力折服對方!

  只是陳品如此刻卻是臉皮一抽,莫名有種不好的預感。

  果然,這邊小輩話落,就見眼前這姓蘇的小子眼睛一亮,很賊的那種

  下一刻,那姓蘇的小子就滿臉堆笑的帶著滑稽的鞠躬道:“小子見過陳老,潛龍門的大長老,一看就權勢很大的那種陳老,小的在廂有禮了。”

  “”

  陳品如表情一僵,不知道該如何接話,畢竟潛龍門的一把手還在旁邊站著呢,這家伙開口就說自己很有權勢,落在門主的眼中,自己豈不是要被人家新生不喜?

  不過陳品如沒有接話,身后那個小輩又跳脫出來:“那是自然,我們陳大長老在潛龍門那可是說一不二的主!”

  “”

  陳品如那一刻真想轉身把這家伙的嘴巴給塞住,這是實力坑隊友啊。

  另一邊的蘇燦卻是大喜,恨不得當場給那個大嘴巴的家伙頒發年度最佳好人獎了。

  蘇燦雙眼冒光的看著陳品如,之后更是滿臉的堆笑著道:“聽說不凡兄下了決斗臺,身體有恙,我很是關心,正好本人略通歧黃之術,比如什么上吐下瀉啥的,那都是藥到病除!”

  賈思淼等人一聽蘇燦那話,一個個都是驚奇不已,這貨什么時候還會歧黃之術了?

  而陳品如一聽蘇燦的話,卻是直接瞪大了眼睛,之后沒有任何驚喜和感激,有的就是滿臉的怒氣,來之前他還只是心存猜測,想來問個清楚,現在卻是不用問了,十有**就是這小子的手段。

  此刻的他再也無法保持自己大長老的風度,氣急的叫出聲來:“是你,我兒屎尿不止,果然是你的手筆!”

  屎尿不止?

  原先客廳里一伙人還有些疑惑這蘇燦此刻玩的又是哪出,聽到陳品如這話,一個個表情都是古怪起來,特別是今天在角斗場見證了一切的眾人。

  畢竟之前在決斗臺上,潛龍門的選手就咬牙切齒的說要把姓蘇的翔給打出來的,當時觀眾席數千人也都親耳聽到的。

  結果姓蘇的翔沒被打出來,難不成這陳不凡被打出翔來了?而且還是不止

  場上氣氛突然有點兒古怪起來,而蘇燦此刻臉上也是露出一絲恰到好處的錯愕,之后好似才回過神來一般:“你說什么?不凡兄真的屎尿不止了?”

  接著,蘇燦好似沒有看到陳品如的憤怒,一臉興奮的道:“正好啊,治療大小便矢禁,是我的拿手好戲啊。”

  “”

  陳品如再也抑制不住,一個跨步間,就出現在了蘇燦的跟前,緊接著伸手就拎住了蘇燦的衣領,一臉失態的道:“你現在立馬給我兒治療好,否則的話,我絕對不輕饒你!”

  “你看看你,激動了不是?”蘇燦絲毫不動怒,笑瞇瞇的伸手掰開了拎住自己衣領的手,而后整理了一下衣衫,才悠然的道,“我這不是說了,治療大小便矢禁,乃是我的拿手好戲呀,我既然已經開口,自然是要給你兒治的”

  “那好,現在就跟我們走。”

  “不急不急。”蘇燦躲開陳品如的手爪,笑瞇瞇的道,“雖然大家都是江湖兒女,急人所難在所不辭,但是這治療費還是應該要出一點點的嘛”

  “什么!”陳品如一聽蘇燦的話,差點兒沒跳起來,“你用陰毒的手段傷了我兒,現在去給我兒子治療,居然還要治療費?簡直欺人太甚!”

  陳品如肺都要氣炸了,而原先還滿是和善的看著蘇燦的潛龍門一眾,此刻的表情也都是微微的收斂了,終于品出這味道不對來了。

  而看著這一幕,王道榮和王云駿突然心情爽了不少,畢竟被這姓蘇的惡心的,現在不僅僅是他們父子了,又添一位新成員。

  蘇燦這邊一聽陳品如的話,臉上從始至終都存在的和善笑容,終于一點點的收起,之后一臉義正言辭的道:“陳長老,我懂醫術,但是可不接受污蔑,污蔑我是要拿出證據來的。”

  “證據,我兒子就是證據,現在屎尿不止,中西醫都束手無策!”陳品如氣急敗壞的道。

  蘇燦眨眨眼睛:“束手無策?這就好辦了”

  陳品如一聽,嘴巴都歪了,什么叫束手無策就好辦了?

  不過很快他就明白過來了。

  只聽這姓蘇的一副我看得起你的表情道:“給你兒子治病可以,看在大家都是江湖兒女的份兒上,診金我就收你們一個友情價就算你3975塊靈石吧。”

  “”

  陳品如一聽,差點兒沒背過氣去,這有零有整的不正是他們這次賭盤上那兩百六十五塊靈石的盈利嘛。

  也是王家跟這姓蘇的借的靈石的金額。

  他們投注的本金自然是賬戶原路退回了,可是盈利還在這小子手中捏著呢。

  這家伙的心思此刻大家不用腦子也猜得出來了。

  居然還好意思說看在大家都是江湖兒女的面上收的友情價?

  這特么可不是毛爺爺,而是靈石!

  妥妥的天價診金了。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