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乐文,乐文小说网,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> 武侠修真 > 吉时医到 > 第五十三章辨验
  杨茉欠身还了个礼。

  乔月婵五官端正、清丽,皮肤?#23562;?#38271;眉入鬓,看起来落落大方,目光清透,穿着淡?#20185;?#34915;裙,有着浓浓的书卷气息。

  常亦宛欢喜地跟在乔月婵身后,两个人十分的亲昵。

  乔月婵道:“我们刚才还说到妹妹。”

  “说我什么?#20426;?#26472;茉抬起头,顺理成章地接话,说着看向常亦宛。

  常亦宛一怔,倒是旁边的乔月婵道:“说?#19978;?#20102;,妹妹今日?#33618;?#36807;来。”

  常亦宛听得这话忍不住笑,杨茉兰开始还拿乔不?#20384;矗?#29616;在却要巴巴地自己赶过来。

  说话间进了花厅,乔夫人正?#32479;?#22823;太太说话,看到杨?#38405;?#20809;轻闪,笑着亲身,“杨大小姐过来了。”

  杨茉上前给长辈行了礼。

  乔家是新贵,乔老爷是先帝年间的状元,当年的主考官就?#27424;?#22269;丈,乔家自动划为冯?#24120;?#20052;夫人又出自冯氏,这两种关系作用下,乔老爷从此仕途平坦,步步青云直上。

  花厅里坐满了女眷,乔老爷生病,京中不少显贵过来探视。

  乔夫人身边的周夫人看?#25628;?#33545;几眼,仿佛是才想起来,“这就是治好了?#36744;?#30340;杨大小姐吧?#20426;?br />
  女眷的目光都望过来,带着审视、惊讶复杂的神色。

  常大太太似是有意帮杨茉遮掩,“茉?#23478;倉皇?#25343;了药方,还是白老先生和一位沈郎中诊治的。”

  杨茉抬起头对上常大太太关切的目光,常大太太轻轻摇头。

  常大太太的话表面上看是替她开脱,若她默认,一来?#33618;?#26367;沈微言说话,二来之前的努力全都付诸东流,她?#36824;皇?#25343;出?#25628;?#23478;的秘方,并不会任何医术。

  这是在维护她,还是将她往陷阱里推。

  杨茉不想再接着打哑谜,“听说乔老爷得的是疟症?#20426;?br />
  这样直白地问,乔夫人皱起了?#32426;罰?#21364;?#33618;?#24403;场发作,只好道:“并?#30343;橋辈。?#24184;好太医院来人诊治,之前来的那个沈郎中差点?#36879;?#32829;搁了。”

  乔夫人说完话,?#38376;?#23376;擦了擦鼻尖,很是伤心。

  旁边的夫人立即相劝,“还是要太医院来人才好,外面?#20999;?#20154;都是徒有名声,真的有本事怎么还在民间。”

  众?#22235;?#20809;?#20102;?#37117;在看杨茉。

  杨茉也不避开周围的目光,径直看向乔夫人,“怎么知晓是沈郎中诊断有误?#20426;?br />
  屋子里顿时安静下来。

  杨大小姐竟然说出这样的话,像是在质疑乔家。

  常大太太脸色尴尬。

  乔夫人皱起?#32426;?#26469;,拂了拂袖子,?#30333;勻皇?#27784;郎中的药没效用。老爷服药之后,沈郎中说不会再烧起来,却没想到了半夜老爷烧的愈发厉害,我们才将御医请过来诊治,御医说,老爷得的是温热病,并?#30343;?#30111;症。”

  常亦宛闪亮的眼睛看着杨茉,有太医院的御医辨症,谁会怀疑乔老爷得的?#30343;?#28201;病,更何况乔老爷吃了御医的药已经好了。杨茉兰握着?#21018;?#31192;方有什么了不起,没有常家庇护?#36824;?#23601;是个让人看不起的罪臣之女。

  就是要让杨茉兰没了名声,再将她赶出常家去。

  杨茉站起身来,神情温和有礼,声音却清澈坚韧,“夫人是?#30343;?#35831;了郎中辨验,我正好要写疟疾辨疹,听一听说不得大有助益。”

  杨茉微扬起下颌,眼睛微闭直直地看着乔夫人。

  乔夫人心中顿时燃气一把火,喉咙说不出的油腻难受,她还会怕一个小丫头,老爷的病已经好了,如何还能断出之前所患病症。

  乔夫人看向常大太太,“这可怎么好?#20426;?#22905;要让人知晓,没有礼数的是杨大小姐。

  常大太太抿着嘴唇埋怨地看着杨茉,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

  ……

  乔夫人叫来下人将杨茉引去西侧院,眼看着戴着幂离的杨大小姐离开,乔夫人苦笑着让下人端来茶,招呼花厅里的夫人,“这是才得的新茶,夫人们尝尝。”

  大家边喝茶边交?#26041;?#32819;地说着话,忽然乔夫人问起常大太太,“今年五爷要下场的吧?#20426;?br />
  屋子里又安静下来。

  常五爷考上功名,怎么能要杨大小姐这样的正妻。

  常大太太叹口气,“谁说?#30343;恰!?br />
  谁说?#30343;恰?#36825;杨大小姐可闹了天大的笑话,常家一定后悔结这门亲事。

  常亦宛看向乔夫人身边的周夫人,低声向乔月婵道:“那位周夫人家真的要承爵了?#20426;?br />
  母亲刚和周夫人说到承爵,常亦宛就侧头仔细地听着,乔月婵放下手里的茶杯,“康王膝下无子,兄弟家的子嗣又早早游历在外不肯进京,朝廷下了三遍告示,若是那位还不回京,康王的爵位就要寻相近一脉的子嗣来承继。”

  那岂?#30343;?#22825;上掉馅饼的好事,等着等着就来了爵位。

  “还有不要爵位的人?#20426;?br />
  乔月婵娴静大方,用绢子轻掩嘴唇,“?#34892;?#20107;我也不知晓。”

  常亦宛收回期盼的目光,抬起头却不经意对?#29616;?#22827;?#35828;?#35270;线。

  周夫?#25628;?#21069;一亮,常家小姐尖尖的下颌,眼睛大而娇媚,看向常大太太,“您有福气,家中的小姐这般漂亮。”

  常亦宛忽然感觉一到阳光落在她身上,她立即挺直了脊?#22330;?br />
  ……

  乔家下人将杨茉主仆引进西侧院,杨茉踏进屋子听到沈微言的声音,“杨大小姐以黄花蒿治?#36744;?#30340;方子十分?#34892;В?#30149;?#23478;?#32463;因此痊愈。就算是我诊错脉,也?#30343;?#26472;家方子有误。”

  听到脚步声,沈微言转过头来,惊讶地看到?#25628;?#22823;小姐。

  屋子周围坐满了人,有穿着官服的御医,有脸色沉稳的?#20384;芍校?#27784;微言就站在屋子中间,身上淡青色的长袍被他整理的十分平整,双拳紧攥,温和的?#25104;下?#20986;焦急的神色。

  现在大家都认定是沈微言诊错了脉,沈微言竟然不就此辩驳,反而在?#24247;?#22905;的方子没错,这个人真是个傻呆。

  杨茉看向官帽椅上的御医,“治疟的黄花蒿方子是我杨家的,可否让我参加辨验。”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?#34892;?#20070;友120927005852810送来的平安符。?#34892;?#26417;老咪送来的平安符。?#34892;?#33673;子111同学送来的pk票。?#34892;还?#22269;秋同学送来的pk票。?#34892;籸k_owl同学送来的平安符。?#34892;?#20426;希的妈送来的香?#25671;?#25105;明明已经发了,居?#24187;?#26377;显示,起点抽风了啊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
昔颜28预测pc蛋蛋预测 贵州11选5技巧 481中奖秘籍 甘肃快3走走势图 500彩票网股票走势 欢乐生肖重庆 世界各种赛事奖金 金尊会国际手机客户端 黑龙江时时彩彩经网 体彩大乐透走势图带坐标500 足球回放录像意甲 竞彩官方很有特点 今期六合彩特码 稳赚快乐彩投注技巧 计划软件怎么跟才能盈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