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乐文,乐文小说网,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> 武侠修真 > 吉时医到 > 第一百三十六章 诊断
  杨茉听得这话抬起头来,“我想见见一直伺候大太太的稳婆。”

  稳婆很快被请过来,杨茉去厢房里和稳婆说话。

  葛太太紧紧攥着葛家嫂子的手,“嫂子,你看,这可怎么办?”

  葛家族人在京外,葛世通本要调任奉天,谁知还没去上?#21361;?#26032;任知府杜元海就因宣王的事?#24187;?#32844;,葛世通也就重新留任顺天,本来要回葛氏族?#34892;?#20859;的葛太太也就跟着留下。

  这样一来,葛家现在就没有别的长辈帮忙出主意。

  葛太太完全慌了神,葛家嫂子道:“我看杨大小姐说的不一定作准,还是听府中郎中和御医的,稳婆?#28909;?#20063;说没事,那就是没事了。”眼见就要生产可?#33618;?#20986;事啊。

  葛太太点点头,可是腹痛又传过来,“我觉得……和生……大妞时……不一样啊。”

  旁边葛小姐偷偷跑过来看母亲,可是看到母亲痛苦的模样,忍不住攥紧了幔帐哭起来,“母亲,母亲,你怎么了。”

  大家这才发现躲藏在幔帐后的小姐。

  葛太太勉强露出笑容,“淑姐放?#27169;?#27597;亲没事,你和乳娘回去房里等着,母亲一会儿就好了。”

  ……

  杨茉听着内室里葛小姐的哭声,小孩子这时候一定很害怕,最担心的还是葛太太,?#38706;?#23376;里的孩子有事怕自己撑不过去,身边还有年幼的女儿要照应。

  思量间杨茉看向稳婆,“葛太太有了身孕一直都是大娘在照应?”

  那稳婆正奇怪一个好好的小姐为何要做郎?#26657;?#21322;晌才反应过来,“哦”了一声,躬身道:“是……一直都是我……”

  杨茉看着稳婆,“大娘说葛太太怀的是双胞?”

  那稳婆想也没想,“自?#30343;?#20102;。说不得将来一个少爷,一个小姐。”说着话一脸的喜气。

  杨茉打断稳婆的话,“太太说,将肚子顶的隆起的那个始终没有动过。”

  稳婆脸色就一变,谨慎地看向外面,“这话可不好说,双胞本就凶险了,?#33618;?#25253;喜?#33618;?#25253;忧是咱们的规矩,胎位不正咱们能帮忙……其他的……太太只有怀的好的,可没有坏的……”

  杨茉皱起?#32426;貳!?#19975;一有事怎么办?”

  那稳婆道:“隔着肚皮就算见识再多的稳婆也不敢乱说,就算说准了又怎么样?又?#33618;?#27835;好,说不准这辈子也别想再接?#19981;睢!?br />
  杨茉听出这话的意思。稳婆也一早就觉得不对,“大娘刚才的话,可愿意和葛家人说说?”

  那稳婆忙哇哇?#21307;?#36215;来,“大小姐,您可饶了?#20185;?#21543;。?#20185;?#21487;不敢随便乱说,这种事我也遇到过,都是吃力不讨好的活,我也劝大小姐……您也就算了吧……太太都要生了,还有什么办法?”

  现在让葛太太生产,肿瘤会挡住产道。孩子生也生不下来,再说,抛开肿瘤不说。孩子的大小也?#36824;?#36275;月。

  她是觉得葛家人从开始就将肿瘤当做了有?#26657;?#32780;其实怀孕并没有那么早。本来肿瘤没有长那么大,又因孕后激素的变化慢慢膨大。

  葛家那边喊了稳婆过去,稳婆检查了半天出来道:“看样子没到生产的时候呢。”

  杨茉却看到丫鬟端了水出来,水里有一块染血的布巾。

  葛家嫂子道:“明明?#20011;?#35265;红了好几日。怎么会还没到生产的时候?”

  稳婆赔笑,“妇人产子各种情?#25105;?#37117;是有的。我见到一个,早两个月?#22270;?#32418;了,却一直不见消息,昨儿才生了少爷下来。这种事?#36744;?#24471;,瓜熟蒂落……”

  旁边的郎中抬起头,“许是还没到日子,照我们算还有一个月,不用着急。”

  这话说得对,杨茉接着那郎中的话茬,“?#28909;幻?#26377;到日子,太太的腹痛就?#30343;?#35201;产子。”

  ?#30343;?#35201;产子又怎么解释?

  杨茉道:“太太是怀了孕没错,?#30343;?#25105;检查看来胎儿的大小和月份不相符,而肚子?#19979;?#36215;的那部分?#30343;?#32974;儿,是肿块。”

  屋子里所有人都惊住了,葛家嫂子的脸色变得很难看,?#23433;皇?#21452;胞吗?怎么能是肿块。”

  郎中先是呆愣而后又犹疑起来,几番表情变幻,“不可能,如果是肿块,太太之前就能感觉到,岂会等到有孕才显现出来。”

  杨茉道:“先生说太太之前葵水不调,岂非病症?怎么能说是有孕才显现。”

  这……郎中一时?#33618;?#36777;解,可是却觉得杨大小姐说的不对,之前没有显现的怎么会突然长这么大,“大小姐的说法不通,”说着看向丁二,“丁二,你也是妇人科的圣手,你来说说,你家大小姐说的可对?你也将好好的胎儿诊为肿块?”

  好好的胎儿诊为肿块。

  这样的话让刚才听?#24187;?#30333;的葛家众人也脸色难看起来,都?#36861;?#21435;看杨大小姐。

  丁二是个学痴,平日里?#19981;?#30475;各种医书,在大方脉上从来不服旁人,只认定自己诊脉的结果,自从上次遇到杨大小姐,他才觉得确实是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

  “?#23381;鄭?#19969;二叫那郎?#26657;?#20320;问我也是枉然,谁不知晓我的医术不如我们东家,我丁二这辈子除了君主、长辈,只有给杨大小姐跪过……你若是问我,我觉得杨大小姐不会随随便便地说这话。”

  赵郎中没想到丁二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提起给杨大小姐下跪的事,不过这样一来葛家人就多了几分相信。

  葛家嫂子?#20011;?#24525;不住,“杨大小姐说,要怎么治才好?肚子里的胎儿……要怎么办?”

  杨茉道:“我先要确定肿块的大小、是从哪里长出来的,才能下结论。”

  丁二没去摸过,不知道是什么样的,就看着杨茉,“肿块软硬,到?#23376;?#22810;大。”

  杨茉经过仔细查看,“很软,似是中间含液体,?#24525;?#20799;还要大。”

  丁二点头,忽然想起一件事,“我曾给年过六旬的老妇诊过类似的,腹部高高隆起如同怀了婴孩。”

  女性生殖系统的疾病有很多有子宫肌瘤,卵巢肿瘤,现在光?#23621;?#25163;摸,她是断不出来是哪里的病症,

  杨茉看向葛家嫂子,“要请稳婆帮我,我才能诊的更清楚。”

  杨大小姐要用稳婆帮忙?

  稳婆不过就是?#22270;?#30340;接生婆子,三姑六婆,谁都看不起。

  葛家嫂子不禁犹疑起来。

  杨大小姐断定葛太太怀的?#30343;?#21452;胎的消息很快就经葛家传?#39034;?#21435;。

  杨大小姐的?#26376;?#24635;是那么的惊世骇俗,如今更要稳婆帮忙才能诊出病症,一直注意着杨大小姐一举一动的宣王妃听得仔细。

  “杨大小姐胆子真大,?#30475;?#37117;敢逆着其他郎?#23567;?#23459;王妃说着?#20154;?#36215;来。

  “可?#30343;恰!?#26049;边周夫人李?#31995;潰?#22914;果不这样怎么能在京里有名气,将来怎么能让王爷纳了做侧妃。”

  宣王妃垂着眼睛并不说话。

  李?#31995;潰骸?#24744;要多替自己想想,虽说皇上?#31361;?#29579;爷不敢乱来,但是,真纳了这样的侧妃,还不将府里搅的翻天覆地,您没看到,杨氏对醇郡王世子狠着呢,这放在旁人身上,?#30343;?#19981;会?#21361;?#26159;舍不得下那个手。”李氏边说边去看宣王妃的脸色。

  宣王妃打娘胎里就先天不足,所以太傅夫妻格外的疼爱,?#24895;?#28201;和还透着些戚愁、哀婉,如果能得宣王?#19981;叮?#22827;妻鹣鲽情深却又因宣王妃的病生不出孩儿……那一切就都圆满了,她的孩子能顺理成章地过继给宣王,?#36824;?#26159;康王爵位还是宣王爵位,捞一个就好。

  谁知道宣王却不?#19981;?#36825;个病秧子,甚至也做戏也不肯,宁愿让皇帝心生芥蒂。

  李氏想到这里,故意眼睛一红,很是怜惜地看着宣王妃,“王爷是想要杨氏生下的孩子承继康王爵位,这样就将王妃您绕过去了。”哪家的正室也不想妾生的孩子将来承爵吧!

  宣王妃的脸色果然有了些变化。

  李?#31995;潰骸?#29579;妃要用用手?#21361;?#35753;杨氏嫁不进来才好。”

  宣王妃摇摇头,“我能有什么法子……”

  李氏见状也不深劝,“要不然我去看看情?#21361;?#25105;去过葛家做客,和葛太太也有几分交情,总?#33618;?#35753;和稳婆一样的杨大小姐,就这样胡乱诊治啊,保不齐杨大小姐是为了名声,要杀了葛太太肚子里的孩子。”

  宣王妃不说话。

  李氏顺眼角瞟了两眼,然后站起身告辞。

  宣王妃将李氏?#32479;?#21435;,屋子里没有?#20282;?#20154;,宣王妃看向身边的妈妈,“去和父亲说,王爷说不得真的会和别人在外面有孩子。”那样的话,父亲的?#25165;?#20063;就没用了。

  那妈妈点点头刚要走。

  宣王妃又将她叫回来,“还是算了,看看再说。”

  那妈妈?#24187;?#30333;王妃的心思,这时候却也试着劝,“您若是撑不住,就请老爷帮帮忙,人说独木难支就是这个道理。”

  宣王妃摇摇头,“还是看看再说,若是没有这样的事,岂不坏了别?#35828;?#21517;声。”

  那妈妈转过身扶宣王妃躺下,“您就是心善。”

  ……

  京城里药铺一条街又炸开了锅,杨大小姐不信妇人科的郎中诊脉,而是要稳婆帮忙看诊,也不知这是什么道理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晚上加更啊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
迪拜娱乐 内蒙古十一选五1 青海快3开奖公示 双色球买什么号码最容易中奖 香港赛马会跑马地会所三肖中特 快乐时时彩 赌博扑克牌眼镜 白小姐快讯 网络捕鱼天天输 诈金花技巧教学图解 千禧p3试机号 快3计划软件全天 真人龙虎斗网站 五子棋黑棋必胜软件 分分彩四星稳赚平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