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乐文,乐文小说网,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> 武侠修真 > 吉时医到 > 第一百三十八章 难产 求粉红
  “不,”葛太太已经下定决心,“我好不容易盼来的孩儿,我宁愿不治病,也要将孩子生下来。”

  “不治病,也不一定会将孩子生下来,太太已经有了腹痛?#32479;?#34880;症状,不一定能再熬几日,相安无事?#30343;?#26242;时的,”杨茉道,“至少?#28909;?#25105;穿刺看看腹中出血是?#30343;茄现兀?#25165;能知道是否需要输血。”

  就算没有后面的治疗,她也想尽量帮帮忙,就算?#33618;?#27835;好所有的病,她也想再能力范围内降低病患的危险。

  “不?#26657;?#33883;太太十分的坚决,伸出手来捧着自己的肚子,“我愿意就这样等着,能熬一日是一日,如果佛祖保佑,就让我生下孩儿。”

  杨茉眼?#29100;?#28014;起葛家小姐通红?#38590;?#30555;,眼巴巴地看着母亲,生怕母亲出事一般。

  可是毕竟她已经将?#20843;?#30340;很清楚,接下来就是患者自己?#38590;?#25321;,也许在这里终究有她治不好的病症。

  古人看肚子里的孩子比怀孕的母亲重要,这也是没法子扭转的观念,连一个穿刺她都做不到,后面的检查更没法子进?#23567;?br />
  杨茉向葛家嫂子行了礼,从葛?#26131;?#20102;出来。

  杨茉上了马车,沈微?#24895;?#22312;车后,一路上静悄悄的没有人说话。

  马?#20302;?#22312;药铺外,周围才传来议论的声音,“杨大小姐能?#33618;?#27835;好葛太太的病?”

  “是啊,杨大小姐,到底是什么病症?”

  杨茉从马?#36947;?#20986;来,一言不发地走进了保合堂,江掌柜见状忙将后院打开,杨茉带着?#24223;?#21435;了后面。

  “怎么样?”济子篆看向丁二,“大小姐怎么诊的症?”

  丁二摇摇头,“大小姐说是症瘕。想要用小竹?#33545;?#36827;肚子,看看能?#33618;?#25277;出东西,辨别葛太太是?#30343;?#26377;出血。”

  “将小竹?#33545;?#36827;肚子,葛太太?#30343;?#24576;着身?#26032;穡俊?#27982;子篆皱起?#32426;?#38382;。

  丁二道:?#29100;?#26159;因为这个,葛家人不让检查。大小姐说,症瘕的大小已经大过胎儿,葛太太又有腹痛?#32479;?#34880;的症状,怕是会有危险。”

  济子篆转头看着后院,杨大小姐之前都是在病?#21152;?#21361;症的时候帮忙,现在遇到这样的情形。她也?#33618;?#26463;手无策,济子篆想?#30460;?#19969;二,“丁先生觉得呢?如果不治会怎么样?”

  丁二摇摇头。“我曾诊过症瘕,但凡长得过大都是不治之症,更别说还怀着孩子……葛家的意思要尽量拖延,能将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是最好。”

  白老先生道:“现在葛太太在吃什么药?”

  “保胎药,”丁二道。“自从有孕葛太太就一直卧床保胎。”吃了胞胎药还流血却没有生产的迹象,即便?#30343;?#30151;瘕,也是难产啊,大人、孩子能?#33618;?#20445;住都是问题。

  丁二?#31350;?#27668;,“我?#20146;?#37070;中的,也?#33618;?#23558;?#20843;?#21040;这里。”

  门外传来询问的声音。“杨大小姐治不好病?”

  “杨大小姐也?#30343;?#20160;么都能治好的。”

  ?#29100;?#26159;,就是……说神医,也不过如此罢了。”

  白老先生摇摇头。杨大小姐这样一来定是受了不小的打击,想他年轻的时候有一次跟着师父去诊症,觉得师父开的方子欠妥,他却因为害怕不敢和师父说,结果几剂药下去病患没有好转。再改药方?#20174;?#24050;经来不及了,这件事一直都压在他心头。?#30475;?#24819;起来总觉得自己害了那个病患。

  行医治病就是如此,有时候能救活?#35828;?#24615;命,有时候得到的不如失去的多,所以常听人说笑话,郎中身后跟着的冤魂最多,其实他们是想要?#28909;?#32780;?#30343;?#23475;人,所以现在大家才小心翼翼,宁可用旧方不治病,也不敢冒用新方,只要平平安安不求有功但求无过。

  几个人说完话,一个婆子从内院走过来道:“杨大小姐请各位先生过去说话呢。”

  沈微言上前扶起白老先生,跟济子篆、丁二一起进了内院。

  杨茉放下笔想要吹干纸上的墨迹,几个人走过去看到桌子上画的东西。

  杨茉抬起头看向众位先生,“?#21307;?#33883;太太的症瘕和胎儿大小画了出来,各位看看还有没有别的法子治疗。”葛家不肯接受她的诊?#21361;?#22905;可以将她摸到的肿物画出来,看看中医有没有保守的治疗方法。

  杨大小姐没有说通病患,?#27982;?#34429;然紧皱却没有看出有什么委屈和失落,这是从医多年的郎中才能有的镇定,真是让人钦佩。

  “有这样大?”白老先生见了也要惊讶。

  杨茉点头,这样巨大的肿瘤,没有引起如淋巴结等地方的病变,且能活动,?#23265;?#26159;实音,边界还算光滑,良性肿物的几率偏大,如果能穿刺知晓有没有腹水?#32479;?#34880;,她就更能确定。

  “最重要是症瘕长的位置很靠下。”如果在宫底或者两侧还能期?#25991;?#22815;正常分娩,现在堵在胎头必须经过的出口,根本就?#33618;?#29983;产,这就是她为什么着?#20445;?#24819;要?#20843;?#33883;家让她用西医的方法检查。

  几个人看着杨茉画的这张图,都觉得好像?#30343;?#20040;办法,症瘕是脏腑失调,气血阻?#20572;?#30208;血内结,血瘀之症,现在葛太太怀着身?#26657;荒苡没?#34880;化瘀的药,两种相悖的病症出现在一个病人身上,无论怎?#20174;梅?#37117;不?#20303;?br />
  ……

  周夫人李氏坐在家中听婆子禀告,“葛家那边只要?#34892;?#21160;静,就都散了出去,现在葛太太的病闹得满?#27424;?#38632;,所有人都知晓了。”

  周夫人听得这话十分的满意,?#29100;?#26159;让外面人都知道,葛家求子?#30343;?#19968;日两日的事了,上次我去葛?#26131;隹停?#33883;太太还说就是拼命也要留下子嗣。”

  旁边的媳妇单氏用手撑着腰身,“娘怎么知晓葛家一定会请杨大小姐去诊治。”

  李氏听着一笑,“我给你寻稳婆的时候,找到了曾给葛太太?#22402;?#30340;胎的稳婆,那稳婆就说葛太太这胎凶险,她见过一个都是大小皆亡,她不敢再给葛太太?#21050;ァ?#23601;找了借口离开,你说巧不巧偏就叫我知道了。”

  葛家上下都还在高兴,她就等着葛太太足月听噩耗,看别?#35828;?#31505;话总是很有趣的,更何况葛老爷和太太性子高傲向来不将他们这些宗室放在眼里,昨日家中下人听葛家买?#35828;?#23110;子说要请杨?#20808;?#30475;病,她就知道机会来了,忙让人里外传消息,只要杨氏?#37034;?#28857;的错处,立即就闹的满?#27424;?#27832;扬扬。

  贬低?#25628;?#27663;。杨氏就别想进宗室的门。

  李氏十分得意,这些年在京城显贵府中游走,她早已经学会了怎么利用传言。更知晓要怎么说话才能动人心,要不然宣王妃怎么会将杨氏的事对她说起。

  李氏想着站起身,“我去葛家看看,免得有什么事我们不知晓。”

  单氏忙起身伺候李?#20808;?#26356;衣。

  李氏坐马车来到葛家,见到葛太太就将?#24613;?#22909;的小肚?#30340;?#20986;来。“这是我孙儿的?#36335;?#21548;说拿来保平安是极好的,你且收着。”

  葛太太看到绣着麒麟的小儿肚兜,平安得子的念想从心里油然升起。

  李?#31995;潰骸?#19978;?#25991;?#35828;梦到不知是老虎什么的扑过来,我去清华寺上香?#22270;?#20301;夫人说起来,大家都说是麒麟送子的吉?#20303;!?br />
  葛太太本来紧绷着的心。一下子松开了些,“我也想着,盼了这么多年。也该得偿所愿。”

  看着葛太太眼睛发红,李氏忙拿出帕子来给葛太太擦眼角,“别?#20445;?#21035;?#20445;?#19968;定会好的。”现在要稳住葛太太。等到葛太太生产时出事,葛家再请杨大小姐过来。到时候杨大小姐不但回天乏术,神医的名声?#19981;?#34987;人从头到脚扒下来。

  葛家嫂子在旁边听着,“不如,还是请杨大小姐来看看,?#28909;?#26472;大小姐说针刺没事,想必也不会有大碍。”

  葛太太摇头,李氏也皱起?#32426;罰?#25105;就想着一个未出阁的小姐,哪有什么本事,恐怕自己连月事也没到,怎么能懂?#38376;?#20154;家的事?总?#33618;?#20986;生就是稳婆的料。”

  葛家嫂子刚才已经被杨大小姐说的心动,现在听李氏的?#20843;?#19981;出的逆耳,“周夫人也?#33618;?#36825;样说,杨大小姐也不图什么。”

  李氏摇头,?#20843;?#30693;道,现在的郎?#37034; ?#26472;家忽然就那么有名气起来,杨家?#32479;?#23478;争银钱闹的沸沸扬扬,常家?#25103;?#20154;可是杨大小姐的姨祖母,又养?#25628;?#22823;小姐三年,一般的女子,哪里能这样,不看僧面看佛面……”说着顿了顿“医者?#24066;模?#24120;?#25103;?#20154;病了她却不闻不问呢。”

  “那?#30343;?#24120;家霸着杨大小姐的嫁妆不放?”

  “我听说的可?#30343;牽?#24120;?#25103;?#20154;是怕杨大小姐听信生母姨娘的话,为了护着杨大小姐,才将嫁妆暂时留在常家,哪家的正经小姐和姨娘住在一起,莫?#30343;?#23558;来也要做姨娘么。”

  李氏断断续续说了这些,“我也是听外面说的,真真假假分不清楚,太太听一听也就是了。”

  李氏该说的?#20843;?#21040;了,坐一会儿就离开。

  葛世通下?#25628;茫?#24452;直来到葛太太房里询?#26159;?#24418;。

  葛太太低头看着女儿,女儿刚刚睡着,脸上还有没干涸的泪痕。

  葛世通将手放在葛太太的肚子上,“别的郎中怎么说?”

  ?#32610;?#37070;中还是说这几日就要?#24613;?#30528;,随时都可能临产,”葛太太顿了顿,“保胎的药我也停了。”

  葛世通点点头,看着妻子、女儿并排躺在软榻上,葛世通心里忽然酸起来,“杨大小姐要诊,就让她来诊吧!”孩子还小,如果当母亲的真的出了事,可怎么办才好?妻子跟着他这么多年,难道就真的连肚子里的一块肉也比不上?

  葛太太惊讶地看葛世通,“老爷……如果伤了孩儿要怎么办?妾身好不容易熬到现在,就为了给老爷生个孩儿,果?#30343;?#20010;男丁,也可以为葛家传宗接代,妾身也就心满意足了。”周夫人说的对,杨大小姐还是一个小姑娘,不会懂得妇人生产,她?#33618;?#20882;这个险,她宁愿每日焚香求佛,求孩儿平安来到世上。

  葛世通?#27982;?#32039;成一个疙瘩。“如果你出事要怎么办?”

  葛太太垂下眼睛,“那就是我的命,我向佛祖求了子嗣,就?#33618;?#20877;要别的,人?#33618;?#22826;贪心。”说着肚子疼得她攥起了手。

  一连几天杨茉都在想葛太太的病,蒋平趁着无?#35828;?#26102;候爬了几次墙头,想要引起杨茉的注意,杨茉都别过脸去?#30333;?#27809;有看到,等到人一来,蒋平就立即消失在墙那头。对于蒋平探头探脑的动作,杨茉觉得可笑,有时握着一把草挥动。有时摇摆手里的剑鞘,一天到晚仿佛只有一件事可做。

  杨茉知道一定是周成陵有话想和她说,但是想到宣王妃,她就摇摇头,在古代男子都成?#33258;紜?#19977;妻?#36870;?#26159;理所?#27604;?#30340;事,也许这就是她一个现代人和这里格格不入的地方,她想要融入这个环?#24120;?#21364;心里还是有一?#36182;?#32447;,绝不会逾越。

  杨茉正想要回去屋里,婆子进来道:“大小姐。葛家人来求诊了,说葛太太昨晚已经破水,今日还?#33618;?#23558;孩子生下来。请大小姐过去看看有没有法子。”

  这么快,杨茉看向婆子,“葛太太?#30343;?#19968;直都在吃保胎的药吗?最少也要再等一个月。”

  婆子摇头,“我们太太已经将药停了,没想到这几日就……”

  大约是肚子里的肿块挤压到了孩子。这几日她一直让人捎消息去葛家,想要再过去看看。可是葛家没有这个意思,她也?#33618;?#36152;然上门,这样一等下来,葛太太已经要临盆了。

  杨茉去药铺里,?#24895;?#23567;郎?#24515;?#22909;她的一应工具,然后上了葛家的马车。

  葛家如今一片忙乱,几乎所有下人都凑在葛太太的院子里。

  葛家嫂子见到杨茉忙将她迎进去,“我这几日一?#27604;?#30528;太太,让她将大小姐请来,太太就是不肯听,果然就像大小姐所说,昨晚破水,今天快一整天了,还没有动?#30149;!?br />
  杨茉洗了手,这才进去产室,稳婆还一个劲地喊,“太太用把力啊。”

  杨茉上前掀开葛太太肚子上的布单,大大的肚子如同一个扭曲的球,肿物和胎儿都挤在那里,不论葛太太怎?#20174;?#21147;,都没?#37034;?#28857;移动的迹象。

  杨茉看向已经快筋疲力尽的葛太太,“别用力了,太太先歇一歇。”

  旁边的稳婆欲言又止,产室里?#33618;?#35828;不吉利的话,可是杨大小姐到底懂不懂,破水之后就要赶紧将孩子生出来,否则孩子就有危险,这时候哪里能歇气,“大太太已经歇一会儿……”话还未说完,就看到杨大小姐凌厉的目光。

  稳婆不由自主地住嘴。

  杨茉开始伸手快速检查葛太太,这种情形该怎么办?卵巢肿物堵塞产道,在现代要进行紧急剖宫产,可是现在哪里有这个条件,女人生产男人?#33618;?#36827;来,济子篆先生靠不上,?#33618;?#22905;自己想法子。

  治醇郡王家的少爷的新生儿溶血症,她还经过几天的?#24613;福?#36825;次她完全没有想过会这么快面对这样的情形。

  葛太太的情?#25105;?#32463;是她认为最坏的结果之一,再这样下去,孩子保不住,葛太太?#19981;?#22240;为卵巢肿物破裂或者子宫收缩乏力而丧命。

  葛家嫂子经过了一天一夜的担惊受怕都已经控制不住颤抖,更别提一直备受煎熬的葛太太。

  又一阵剧烈的子宫收缩,葛太太挨过去之后忽然晕了过去,旁边的稳婆忽然喊起来,“太太这是难产啊……”

  “没?#37034;?#27861;了,秽露早下是难产啊,谁也没?#37034;?#27861;。”

  “没?#37034;?#27861;了。”

  葛家嫂子红?#25628;?#30555;,“怎么办,这可怎么办啊?”

  血从源源不?#31995;?#27969;出来,杨茉?#24895;爛废悖?#23558;针拿来。”这时候?#33618;?#29992;醒神开窍的药丸,?#33618;?#38752;针灸,针刺水沟、中冲、涌泉、足三里,还要加上促进肾上腺分泌的耳穴。

  葛太太缓缓地醒转过来。

  杨茉趁着葛太太神?#26087;?#28165;,“太太,?#19968;?#23613;量救你和孩子的性命,现在你要照我说的做,?#28909;?#30528;些不要用力。”

  葛太太勉强点点头。

  葛家嫂子看向杨大小姐,“现在要怎么办?”到了这时候,郎中们除了开止血的药?#30171;?#29983;药别无二法。

  这时候肿物阻塞产道该怎么办?应该将肿物移开,可是隔着肚皮不可能拿开肿物,除非能让肿物变小。

  让肿物变小……

  若说之前还有时间让她仔细思量,现在真的是面对急症,她要立即想到应对方法才?#23567;?br />
  杨茉看向旁边的药箱,她能用的东西也有限。

  卵?#26448;抑子?#21270;治疗。

  现在能用的就是卵?#26448;抑子?#21270;治疗的方法,用针管将卵?#26448;?#32959;?#24515;?#28082;抽出来。

  杨茉看向?#24223;悖?#23558;小竹?#26448;?#20986;来。”

  杨茉将小竹?#26448;?#22312;手上,小竹筒太小了,如果囊液中有?#21448;?#20250;很快就将针?#33539;?#22622;,杨茉摇摇头,“快去首饰店,看我们让做的第二批工具出来没?#26657;?#25105;现在就要用。”

  ?#24223;?#24212;了一声,放下手里的东西跑出去将杨茉的话告诉沈微言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这章内容比较多,干脆一起更新了哈。

  大?#19968;?#26377;小粉的,来粉我一下吧!

  ?#34892;籬e打赏的灵雀,?#34892;话?#38405;读888打赏的平安符,?#34892;?#38156;苗丶打赏的平安符,?#34892;话?#22823;人打赏的平安符,?#34892;?暗夜之瞳*打赏的平安符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
pk10看走势图下载软件 一肖两码中特吗免费下载 中国福彩3d 3d和值跨度图表走势 3d软件培训 超污软件下载真人版 吉林11选五走势图 广西11选5电视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24小时走势图 ktv骰子吹牛 篮球三对三比分直播 沙巴 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 足彩胜负彩加奖 好运快3彩票怎么玩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