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乐文,乐文小说网,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> 武侠修真 > 吉时医到 > 第一百八十一章 破伤风
  杨茉摇摇头,“还?#33618;?#30830;诊。”

  ?#33618;?#24320;一系列的化验单,对于西医来说诊断少了很大的助力,?#33618;?#20381;靠触诊、叩诊等简单易行的方法检查。

  屋子里传来轻笑声。

  御医们互相看看,诊脉?#19979;?#37027;是要有几十年的功力才能断出别人断不出的?#19981;跡?#21738;里是一个生手能辨别出来的。

  杨大小姐在脉象上?#36824;?#35828;脉玄数,还?#30343;?#26356;加诊不出病症。

  陈院使让人扶着站起身,“病患脉象是热毒内蕴之证,应该先用祛风热的方子配伍穴位针灸来治。”

  “院使大人说的有理。”

  “正是此症。”

  “应该先用祛风热的单方。”

  陈院使看了一眼杨茉,停顿了片刻。

  杨茉正翻开韩季的眼皮看眼睛,眼睛不见?#36215;悖?#36523;上不见有水肿,但凡是高热的病要一点点地排除,如果是脑炎,应该是高热、头痛、昏迷、惊厥为主,可是病患没有昏迷,明明是有意识的。

  喷射性呕吐是最明显的症状,可以确诊颅内压增高,现在病患也没有这样的表现。

  “杨大小姐有没有异议?”

  太医院院使在问杨茉,杨茉摇摇头,“大人能?#33618;茉?#32473;我一些时间辨诊。”

  杨大小姐已经诊了半个时辰,无论是谁诊脉也不可能用这么长时间,明显就是诊不出来。

  “韩大?#35828;那?#38543;有没有跟进京?应该问问韩大人有没有过往病症。”杨茉抬起头,这个是最应该询问的。

  “病?#30142;荒?#35828;话,望闻?#26159;?#23601;少了一步……”杨茉的话还没说完,旁边的御医已经打断,“杨大小姐是自己诊不出来,心里不?#24066;?#24819;要想方设法强过旁人才说出这样的话。”

  她确实是诊不出来,让她现在下结论。她也是给疏风解表的药。

  屋子里讨论的声音渐渐多起来,大殿里的皇帝已经等得?#33618;头常?#19981;停地让人去催促,内侍一遍遍地来询问。

  “还有什么好辨症的,”御医私下里?#37027;?#35758;论,“明明就是这样的病症。”

  这次杨氏没有从前那?#22823;?#23450;,更没有新的秘方来治病,凡是被这女?#25628;?#21046;过的御医心里?#21152;?#19968;丝欣慰,没有谁是能诊断一切病症,如果这次太医院占了上风。?#36824;?#26159;之前的痘疮还是醇郡王世子的病症,都可以揭过,毕竟是童御医统领太医院不利才有的这样结果。

  大家正议论的欢。床上的韩?#31454;?#28982;抽搐起来。

  陈院使立即吩咐御医,“快去让人抓药来,另加平肝风的天麻。”

  御医们改?#35828;?#26041;,宫人们立即下去抓药。杨茉站在一旁仿佛被人遗忘了。

  陈院使点?#35828;?#22836;,现在这种情形才是正常的。太医院广纳天下名医,怎么会不如一个民间的女子,很明显杨氏在辨脉上经验不足,之前在外诊治杨氏都带着白老先生,就是依靠白老先生诊脉才能迅速辨症,现在离开白老先生这根拐杖。杨?#29616;荒?#19968;瘸一拐的走路,以杨氏这样的医术,就算是男子。?#36824;荒?#36827;太医院学习,连?#36182;?#19968;面的御医都?#33618;?#20570;,之前的童应甫是一心放在贪墨上,才将太医院上下弄的乌烟瘴气。

  “将幔?#19990;?#19978;。”杨茉?#36824;?#22806;面怎么议论,依旧转头吩咐宫人。

  听得这话御医们面面相觑。这是要做什么?

  韩大人已经抽搐应该立即用急药,施针。为什么杨大小姐让拉幔帐。

  “这是什么道理?”终于有人不禁道。

  “请大人们保持安?#30149;!?#26472;茉转过头来打断御医的话。

  这不就是要让他们住嘴。

  她怎么敢这样说话。

  一个小小的女子竟然敢站在这里向官员发号施令,众人不悦地皱起?#32426;貳?br />
  杨茉旁若无人一般,站起身亲手将幔?#19990;?#19978;。

  “院使大人,您瞧……这像什么话。”

  陈院使看向杨氏,这个杨氏的确胆大,刚才在大殿里还好,一举一动十分的恭谨,可是到了诊治病患上却分毫不让,不似一个经验不足的小郎?#26657;?#32780;像行医多年小有作为的堂医。

  “按住病患。”杨茉看向宫人。

  宫人这才上前帮忙按住床上的韩季,杨茉伸出手来去按韩季的颈部,韩季颈部肌肉绷?#20445;还?#26159;有抽搐还有?#20223;危?#26472;茉放开手,又去摸韩季的腿。

  腿部肌肉强直。

  正当杨茉要接着检查,床上的病患忽然松弛下来,?#20223;?#21644;强直的症状顿时消失了,一个病名一下子跃入杨茉的?#38498;?#37324;。

  撩开幔帐,杨茉走出来,陈院使看过去,刚才若有所思的杨大小姐,眼睛一下子变得明亮、锐利起来。

  杨茉上前行了礼,不知怎么的屋子里顿时安?#30149;?br />
  原来等待了这么长时间,大家心中还是想听听,在医术上向来惊世骇俗的杨氏能有什么结论。

  杨茉不徐不疾地道:“我认为是破伤风。”

  破伤风这几个字出口,让所有人一惊。

  “院使大人,民女以为?#33618;?#25490;除破伤风的可能。”《理伤断续方》已经用了破伤风的病名,古人创的病名一直?#26377;?#21040;现代。

  破伤风?

  陈院使看向旁边的御医,然后走进幔帐里为韩季检查。

  破伤风在断骨、疮肿中多见,韩季身上没有明显的伤痕,这也是让人无法确诊的其中一个原因,但是神志清楚却有阵发性?#20223;魏图?#32905;僵?#20445;?#29273;关紧咬?#33618;?#24320;口,虽然还?#30343;?#26126;显的苦笑状,却已经符合破伤风大部分临床表现。

  杨大小姐诊为破伤风,陈院使再次给韩季诊脉。

  “没有伤口,哪里来的破伤风?”

  难道就是额头上的伤?

  陈院使拉开帐幔走出来,“杨大小姐靠什么征兆诊为破伤风。”

  ?#21322;?#21453;……应。”?#30452;?#20986;一个现代医学名词。

  现代名词叫腱反射是肌牵张反射的一种,她现在说的通俗点叫腱反应。

  什么腱反应,屋子里的众人闻所未闻,这是什么诊病方法?

  杨大小姐总是会说一些别人不知晓的东西。

  杨家这些年到?#30528;?#20986;了什么样的医理。难道真的要自成一派?又为什么之前没有人用出来。

  杨茉说着走过去伸出手来将韩季的腿屈起来,一手持病人小腿,?#35789;?#20004;指夹住髌骨上缘,突然向下方推动,来回这样几次,髌骨忽然出现连续上下有节律的颤动。

  天哪,这是怎么回事,?#35828;?#39592;头怎么会自己上下颤动。

  杨氏这是用了什么方法。

  站在一旁的御医不禁惊讶地“啊”了一声,将外面的人也吸引过来,可是隔着裤子大?#20063;⒉荒?#30475;清楚。

  “看到了没?#26657;靠?#21040;了没?#26657;俊?#24180;轻一点的御医已经忍不住说出话。“这是骨头自己在动。”

  杨茉将韩季的?#30830;?#19979;来,“请各位大人仔细查一下,韩大人腿上是否有伤。”一般会在腱反射亢进部位附近有感染。

  韩季仿佛是对?#24615;?#30340;声音和亮光有反应。这一点提醒了她,她才会从脑炎想到了破伤风,破伤风没有到?#29616;?#30340;症状确实不好鉴别,早起误诊率还是很高的。

  杨茉走出幔帐,宫人将韩季的裤子脱下来。在小腿内侧果然发现了伤口。

  “这……是有伤口。”

  有伤口,真的有伤口。

  真的让杨大小姐猜对了。

  “韩大人和王大人一样坐船来京,半?#23621;?#21040;水贼,应该是那时候受伤,伤口见水见风所以引发破伤风。”

  刚才的御医一眨不眨地看着杨茉动手检查,现在他脑子里只有韩大人跳动的腿。是?#30343;?#20154;人都这样,还是就只有韩大人。

  否则杨大小姐怎么知晓韩大人腿上可能会有伤。

  陈院使在床边站了一会儿,然后走出去。想要径直去养心殿,还是看向旁边的杨茉,“破伤风是项?#25345;?#36215;,腰部反折,韩大人还没有这样的症状。”

  杨茉点头。“现在才刚刚发病,还没有到那样?#29616;?#30340;地步。”

  陈院使心里不禁犹疑。按照他的经验,现在还?#33618;?#26029;诊是破伤风,杨大小姐却敢这样定症。

  杨茉道:“应该用祛风定痉的方子。”古代对破伤风的方子不少,但是这种病却很少能治愈,没有大量的抗生素该怎么治。

  立即就有御医道:“现在没有破伤风的症状,如?#25991;?#24403;破伤风来治。”

  破伤风现代已经根据前人总结出许多临床表现,?#30343;?#21333;单一个角弓反张才能诊断的。杨茉一步也不肯退让,?#21834;?#22806;科正宗》里有玉真散,有祛风化痰,定搐止痉的功效,韩大人如今已经有风症,还有痉搐之症,防风、白芷、天麻、羌活几味药本也是大人们要用的。”

  好个伶牙俐齿的杨氏,用这样的话来辩解。

  太医院的御医们看向陈院使,院使大人是?#30343;?#33021;认同杨氏的?#29616;ⅰ?br />
  陈院使慢慢思量,然后抬起眼睛看向杨茉,“就用玉真散加减。”

  御医们忍不住抽凉气陈大人这是认同?#25628;?#27663;的结论,要当做破伤风治了。

  陈院使说完道:“我去禀告圣上,虽用玉真散,到底是?#30343;?#30772;伤风之症,还要看韩大人往后的病情。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《复贵盈门》下部出来了,封面很漂亮,没想到简体出版?#19981;?#29992;这样漂亮的?#21482;?#22270;,下部包括网络没有公布的一万多字的番外,如果有想买签名书的同学可以留言哈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
汇辰彩票的网址 百人牛牛下载 时时彩发计划软件 京彩彩票下载 加拿大28技巧图 德尼尔森 网上赚钱0投资 福彩开奖17039结果查询 3地开机号彩经网 体彩竞彩足球比分奖金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 快乐10分钟 稳赚不赔的方法 新疆时时大小玩法 一组码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