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乐文,乐文小说网,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> 武侠修真 > 吉时医到 > 第一百八十五章 马血清
  “我治过一匹马的锁口风。”年轻的兽医想了想开口。

  杨茉心里油然生出一?#19978;?#26395;,“那匹马现在可在?”

  那兽医点点头,“在,那就是我家拉车的马。”

  “能?#33618;?#23558;马带过来。”杨茉试探着提要求,?#34892;?#20107;她还说不准,?#33618;芫统?#24320;了说清楚。

  那兽医思?#31185;?#21051;点?#35828;?#22836;。

  送走了兽医,杨茉吩咐?#22909;?#20570;好准备,“将取血,分离血清的东西准备好。”

  “?#19968;?#35201;一匹刚好得了锁口风的马。”

  ?#22909;?#28857;点头。

  杨茉交代好了一?#26657;?#21018;才走?#35828;?#20861;医也将自家的马牵了过来。

 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杨茉询问那兽医。

  “裴?#21462;!?br />
  杨茉点点头,“能否从你的马身上取些血来用?”

  裴度这次没有多想,径直道:“杨大小姐是要做新药吗?”

  新药,也算是吧,杨茉点头。

  “是治锁口风的?”

  杨茉没有任何迟疑,颌首,“对,是治锁口风的。”

  治锁口风的药,这是裴度想的最不可能的解释,因为一个给人看病的医生不太可能会用到牲畜,杨大小姐?#28909;?#36825;样说,能做出治锁口风的药,那可是天大的好事。

  裴度道:“那……杨大小姐随便用吧。”

  杨茉向旁边的胡灵点点头,胡灵看着马有点无从下手。

  “就是用这个东西取血?”裴度好奇地看向胡灵手里的小竹管。

  胡灵道:“给人取血是用这个,扎入?#35828;?#34880;管里。”胡灵说着伸出手来?#28982;?#32473;马取血肯定和人不同。

  “要不要我来帮忙。”裴度看向杨茉。

  这样自然最好,这里的人谁能比得上一?#22791;?#39532;看病的裴?#21462;?br />
  杨茉点头,胡灵将方法教给裴度,裴度很容易就将针扎入马的血管?#26657;?#28982;后就有血涌出来。

  “大小姐。好了。”胡灵捧着尚温热的马血。

  “等着凝固,然后分离血清。”杨茉催促胡灵,胡灵立即捧着血跑出院子。

  ……

  马血浆准备好了,?#22909;?#29992;马?#21040;?#19968;匹病马拉过来。

  裴度看着淡黄色的东西,这真的是从血里面弄出来的?真让人不敢相信,他见过那么多血,怎么从来没有人弄出这个。

  “杨大小姐要怎么做?”裴度好奇地问。

  “要将血浆打给病马,看看有没?#34892;?#29992;,”杨茉仔细地?#27425;好?#25289;来的病马,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马得破伤风的样子。

  “杨大小姐这是要给马治病?”赵御医带着人赶过来。看到保合堂郎中们的作为,吹胡子瞪眼睛,“荒唐。如果这马好了,杨大小姐就要用这个来救韩大人不成?”

  杨茉抬起头,对她就是要用这样的血清来?#28909;耍?#22914;果?#34892;?#26524;,在紧急情况下我是准备试探着用。”

  听得这话赵御医惊讶地瞪大?#25628;?#30555;。本来他?#30343;怯行?#24576;疑,没想到杨氏真的准备这样做。

  “那是牲畜,你要用给牲畜的药来治人不成?”

  杨茉道:“救急疗骨折,接令如故,不限人畜也方,这是《救急方》里写的。《普济方》里也有载治喘嗽砒剂鲫鱼丸功效,要先用猪肺一枚?#23265;停?#20837;数枚于肺脘内。顷?#25506;?#30207;,方表其效。”

  “这些还不都是用了牲畜,怎么前?#22235;?#29992;,我们便?#33618;?#29992;。”

  赵御医一下子吹起嘴边的胡子,“你这是要用药。和别的怎么一样。”

  杨茉不慌?#24187;Γ?#25105;用了《普济方》验药的方法有什么不对。”

  “我要上报朝廷。在朝廷没有答复之前,你们就不许动。”赵御医说着伸出手来四处指点。

  “来人,来人……”赵御医不停地?#23567;?br />
  杨茉没等赵御医说出话,一针扎向病马缓缓将血浆推了进去。

  “你……”赵御医抖着手说不出话来。

  杨茉站起身,不管她是?#30343;?#39034;着太医院的意思,太医院总会找到借口来妨碍她治韩季,太医院的意图都这样明显,她也不用跟他们?#25512;?br />
  “大小姐,”秋桐有点担心,“太医院真的上折子我们怎么办?”

  太医院肯定会上奏折,不管什么时候她只要提出用牲畜的血给人治病,定然会受到争议和阻扰,现在韩季得?#22235;?#20197;治愈的破伤风,她提出用马血清治疗,一是走投无路,二是现在是最好的时机。

  皇上会传她给韩季治病,是对太医院有了怀疑,?#30343;?#24576;疑太医院的医术,而是因为太医院?#22836;?#20826;有牵连。

  皇帝让内侍将她领去养心殿,听到了政事,知晓韩季是为了给她父?#36861;?#26696;才上京,就是要她知晓,她一定要竭尽全力治韩季,不但韩季能活,她父亲的案子说不定?#26448;?#32763;过来。

  否则她一个女人凭什么能“恰好”听到政事。

  太医院想要韩季病发身亡,她想方设法救治,这样一来从某种程度上也是迎合了圣意。

  现在赵御医?#36335;?#20449;心十足,可是在她看来,也是她和韩季最好的机会。

  她必须要放手一搏。

  ……

  赵御医将方才杨茉做的事禀告给冯阁?#20185;?#36793;的管事,“您没看到杨氏有多猖狂,我明明说了不准她动,她却仍旧给病马用了药。”

  一个小小的女子竟然也不将他放在眼里。

  “您一定要?#22836;?#38401;老说说,请来公文压压那杨氏的气焰。”

  管事的应承着回到府中禀告冯阁老。

  冯阁老没说话,乔文景将茶碗丢在桌子上,“赵文成这个废物,连一个女子也?#33618;?#23545;付,还有脸来求阁老。”

  杨?#24076;?#20808;不论她总是和他们逆着干,就说女儿的婚事?#32479;?#23478;他就恨不得将杨?#31995;?#20570;巫医抓起来。

  ?#20843;?#20415;找个借口,将杨氏抓起来,不管是流放还是病死在牢?#23567;?#19981;过就是对付一个女子……”乔文景皱起?#32426;貳?#27515;在他手里的人不?#30772;?#25968;,杀一个女子能有多难。

  “早在杨氏从常?#39029;?#26469;时,你怎么不这样想?”冯阁老动了动手指,立即就有下人来推摇椅,冯阁老很是舒坦地闭着眼睛。

  那时候杨?#29616;?#22909;了他的病,再者,谁也没有将一个孤女放在眼里,如果能想到今日,他早就已经下手。

  “如今杨?#29616;?#22909;了疟病,平瘟又立了功。上过养心殿?#28982;?#20102;醇郡王世子,葛世通妻子平安,你去药铺那条街上打听看看。有多少人每日要论杨氏写出的择徒考题,皇上命杨氏给韩季诊治……皇上都已经知晓杨氏的医术,你想随便找个借口杀杨?#24076;俊?br />
  冯阁老缓缓地说话,“真想要杀人,?#33618;?#25163;上沾血。”他也是没有在意杨氏。杨秉正手中握着那么重要的证据又闹出了多大的事,他的一个孤女,从前是依附常家,现在出来行医,再怎么样也不过就是治病?#28909;?#32610;了。

  却没想,眨眼的功夫。杨氏就闹出这么大的变化,常家因为她的事几乎被拖垮了,不止是赔了银钱还丢了脸面。一个小小的人物,身边连个可依靠的男人都没?#26657;?#31455;?#33618;?#20570;成这样的大事。

  “一个?#35828;?#29983;?#20048;?#22312;一念之间,用不着这样费神,”冯阁老睁开眼睛。如同一个慈祥的长辈教谕晚辈,“现在该担心的?#30343;?#26472;氏。杨氏不过是一个女子,做不出什么大事,关键是杨?#20185;?#36793;的人。”

  “只要握着朝局,一切都任由你?#25165;牛?#25919;事都是如此,何况是人。”

  乔文景应了一声。

  冯阁?#31995;潰骸?#36817;来事多,多看着点,殿试马上就要到了……要事事小心,明面上不要太过插手,免得让皇上忌讳,皇后娘娘毕竟没有子嗣,地位还不稳固,没到高枕无忧随心所欲的时候。赵御医要上奏折就让他上,毕竟是太医院的事,我们管不着。”

  乔文景点头。

  ……

  赵御医写了折子,让人送去御前,皇帝看到折子里的内容不禁也扬起?#27982;?#24180;轻的脸上多了几分的兴趣,“这个杨?#24076;?#30495;的要用牲畜来治韩季?”

  官?#26412;?#23454;禀告,“杨?#29616;凰到?#24613;情况,没有选择的时候,?#33618;?#19968;试。”

  皇帝本来兴致勃勃却忽然皱起?#32426;罰?#20174;莲花座上站起身,豁然转过头来看内侍,“让杨?#29616;危?#26389;也想看看,牲畜能?#33618;?#27835;好?#35828;?#30149;。”

  皇帝的声音平平,让人听不出其中隐藏的含义,官员听了?#23478;?#36864;下去。

  大殿里又重新静寂,皇帝半晌看向内侍,“这杨氏长得是什么模样?可?#32479;?#20154;不同?”

  皇上传见杨氏两次,却都没有正眼瞧杨?#24076;?#29616;在听说杨氏用牲畜治病,才真正有了兴趣,皇上让杨?#29616;魏?#23395;,到底是想要让冯党和太医院?#34892;?#35763;忌,治不治得好都无所谓,所以凡事?#33618;?#30475;事情的表面,而是要看深一层的意思。

  皇上惯用心术,心术是看透身边的人,而?#30343;?#36825;个人做的事。

  安庆府的案子是假,冯阁老一党的?#20174;?#25165;是真。

  所以现在杨氏要做什么,皇上都会应允,这场戏还没有唱完。

  ……

  赵御医?#33618;?#30456;信自己的耳朵,皇上竟然应允让杨氏用牲畜治症。

  一个堂堂的太医院竟然输给民间的医生。

  杨茉心中豁然开朗,?#28909;怀?#24311;让这样治病了,她也就能放开手脚,杨茉看向?#22909;?#20877;去找一些得了锁口风痊愈的马匹,记得马匹?#33618;?#24471;过别的重病。”

  ?#22909;?#28857;点头,旁边的裴度道:“恐怕不好找,我也去帮忙。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走大背景的时候剧情交代的很多,过去一段会有更开阔的视野,大家表着急啊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
手机微信购彩票 贵州十一选五有推荐分析号码吗 欧洲秒速时时彩 江小白工作室一尾中特 山东时时交流群 pc蛋蛋北京28开奖官方网站 助赢飞艇计划软件下载 任选9场开奖结果 中国体彩网复式计算 3d百位振幅 历届欧冠最佳进球 49492222香港开奖结果 极速时时彩开奖网址 梦幻龙虎娱乐游戏下载安装 简易赚打码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