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乐文,乐文小说网,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> 武侠修真 > 吉时医到 > 第一百八十八章 过敏
  董昭似是有什么话没说清楚,他沉静的时候就会让人感觉到一股超越他年轻的稳重和天生的威武,仿佛对自己有着严格的要求,所以做事严谨又富有责任。这一点和周成陵十分不同,周成陵聪明、高傲,冷静理智多谋善断,容不得半点的勉强和屈就,周成陵身边的人对他都是百分百的顺从、效忠,如蒋平如阿玖,所有人都是小心翼翼的谨慎,不会半点忤逆他的意思。

  杨茉微微失神,不知怎么的竟然想到这些。

  “要小心着些,韩季醒了不光是要说你父亲的案子,他主要是弹劾王振廷和?#29616;?#38582;总督,在这些大事面前,你父亲的案子未必会被平反。”董昭的神情平淡如水,让人捉摸不透,好在他不会让她猜测。

  杨茉仔细想董昭这些话的意思,董昭在跟她讲政局,试图告诉她这件小事背后是什么样的大局。

  杨茉迟?#21892;?#21051;,也决定要和董昭直言,这是她第一次跟一个男人将心中所想,“我不管他要弹劾谁,我?#30343;?#23613;力治好他的病,并?#30343;?#25105;治他?#30343;?#20026;了他帮我父亲平冤屈,所以就算没有结果,我也不会心?#24515;?#36807;,只要父亲是被冤枉的,我日后就有机会为父亲伸冤。”

  这世上万物都?#30343;?#22260;着她转的,她不可能期望整个大周朝所有的决定和政局都对她有利,所以她不着急,她要做的就是等待时机。

  宣王一派现在是要借着此事争取最大的利益,所以不可能将整件事局限在一个小小的安庆府,党派之争从来就?#30343;?#35841;有错就治谁的罪,而是谁能倾轧另外一方,政局如此。

  “?#19968;?#23613;量想法子,”董昭低声道,“毕竟现在是最好的机会。往常皇上是不会?#25910;?#20107;的,更不会去问你父亲是谁,到?#23376;?#27809;有蒙?#33545;?#23624;。”

  杨茉听得这话很自然地上?#26696;?#33891;昭行礼,“谢?#30343;?#23376;爷。”其实是?#30343;亲?#33251;之女她不太在意,她在意的是另一桩事,这件事在她心里很久,却?#33618;?#21644;旁人说,包括姨娘在内,有好几次她都忍不住想找个人说说,可是对朝廷和外面的事。她不太清楚。

  在现代还好,在古代总有一个女人?#24605;?#19981;到的地方,她想过程?#19968;?#26159;闫家。可是她这样去求不但没有一点的理由,而且,她的事听起来让人觉得匪夷所思,他们之间还相交甚?#24120;?#22905;没有

  杨茉脸上有一丝矜持?#32479;?#36487;。

  董昭望向她。等着杨茉开口。

  ?#22909;?#36825;时候匆匆忙忙地跑过来,“大小姐,”?#22909;?#21387;低声音,“韩大人不太好,您过去瞧瞧吧。”

  破伤风抗毒素能将血液里的破伤风?#23616;?#21644;,?#28909;?#26377;了好转迹象怎么会又不好了。

  杨茉顾不得和董昭说话。忙跟着?#22909;?#21435;看韩季。

  杨茉伸出手去检查韩季注射血清的地方,?#19997;?#24456;红?#20303;?br />
  这是过敏了。

  破伤风血清毒素很强,她本来是在紧急的时候使用。却没想到还是?#35805;?#36807;这一关,只要发生了过敏的症状,破伤风血清就?#33618;?#29992;了。

  她现在用的是粗制的马血清没有经过降低毒性处理,才会更加容易过敏。

  韩氏正好从外面进来,看到韩季的模样睁大?#25628;?#30555;。?#26696;?#21018;他还要说话,怎么转眼的功夫他又……”

  韩氏扑过去。“父亲来了,我去接父亲,你怎么不等等父亲过来,我们?#30343;?#35828;好了,等父亲过来说话,你怎么……”

  韩氏正说着,杨茉看到门口进来一个年过五旬的老人,看到床上的韩?#31454;?#32769;爷的神情没有像韩氏?#21069;?#28608;动,而是十分镇定地?#32874;?#26472;茉,“是杨大小姐?”

  杨茉颌首。

  韩老爷道:“我儿是破伤风症?”

  杨茉道:“已经肯定是破伤风。”

  韩老爷点点头,“破伤风病?#33618;?#27835;,我儿是?#30343;遣荒茉?#22909;了?”

  那种沉着的语调,是因为已经觉得没?#37034;?#27861;?#35851;?#30524;前的情形。

  杨茉道:“?#19968;?#22312;想法子,希望能做出新药来治韩大人。”

  韩老爷看着韩季点头,“劳杨大小姐费神,我替犬子谢谢大小姐,破伤风这种病,就算治不好,我们心里也会感激大小姐。”

  和杨茉说完了话,韩老爷走去窗前看韩季,片刻之后伸出手来缓缓地抚摸韩季的发鬓,手很坚定没有颤抖,?#30343;?#24339;着身子显得十分?#19979;酢?br />
  韩氏受不住走出来哭泣,“我父亲……”韩氏看到杨茉,忍不住说话,“我父亲说,感觉弟弟在京中会有事,就在弟弟动身来京不久也赶了过来……要?#30343;?#36825;样……说不定就?#33618;?#35265;弟弟一面。”

  “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”

  韩氏哭个不停,杨茉轻声劝慰,不知过了多久,韩氏才平复下来,屋子里也传来韩老爷和韩季说话的声音。

  “你从小就?#19981;?#20570;危险的事,家中院子里?#24378;?#32769;槐树,你经常爬上去,每次我见到都嘱咐你母亲,不要突然喊你,说不定你听到之后会分心,反而不小心失足掉下来,?#19968;?#38745;静地站在旁边,希望万一你掉下来,我能一把抓住你。”

  “你母亲说,为什么不将?#24378;?#26641;砍掉,我说那是你?#26029;?#30340;东西,拿走了你会不高兴,就算今日我砍掉?#24378;?#26641;,明日你在外面遇到危险?#19968;?#33021;都替你挡着?也许就是因为我?#30343;?#19968;个严父,才有了今日的你。”

  “我始终想着,若是有一日你在外面有了危险,就像从老槐树上掉下来,我?#33618;?#25235;住你,但是?#19968;?#22312;你受?#35828;?#26102;候,拉住你的手,告诉你,你做的是对的,你应该有自己的志向,不因苟安而退步,我必定要在这里告诉你,你是对的,不要难过,不要伤悲,不要惧怕,径直向前走,父亲就在这里握着你的手……”

  韩氏咬着嘴唇哭泣,杨茉?#25165;?#24778;动屋子里的父子,无声地掉下?#21182;帷?br />
  擦了泪水,杨茉?#32874;?#38889;氏,“我再用别的法子试试。”

  韩氏惊喜地看着杨茉,“杨大小姐还?#37034;?#27861;?”

  杨茉道:“我也?#33618;?#20445;证就能有用,我们尽量想想法子。”

  韩季的过敏症状?#30343;?#22826;?#29616;兀?#35828;不定用脱敏注射法能有用。

  杨茉说完走出来吩咐?#22909;?#23558;血清和注射用的盐水拿来。”

  ?#22909;?#24537;去?#24613;浮?br />
  ……

  杨茉?#24613;?#29992;血清脱敏治疗方法最后试一试,因为破伤风病的特异性,就算在现代也?#33618;?#25918;弃用血清治疗,于是就有了一?#23376;?#23545;过敏的注射方法,正好用在韩季这样过敏不太?#29616;?#30340;人身上。

  杨?#36234;?#34880;清用盐水稀?#20572;?#35753;?#22909;?#20180;细地称量以便于更精确地配比,然后边注射边将治疗过程讲给?#22909;?#21644;胡灵。

  “因为有过敏,就要稀释血清分四次进行注射,过程中如果病患出现?#25104;园住?#27668;促、全身、口唇发?#31232;?#38544;疹的情形就要立即停下治疗。”

  给韩季治病,杨茉特意没有让韩老爷离开,她心里盼着韩老爷的父子之情能够激励韩季。

  ?#20658;?#27425;注射都是皮下注射,然后才是肌肉注射。

  屋子里的人紧紧地盯着韩季,生怕他会出现杨大小姐说的情形,韩氏看得尤其仔细,“杨大小姐,我弟弟是?#30343;橇成?#19981;好看?”

  杨茉抬起头来看,很肯定地向韩氏摇头,“没?#23567;!?br />
  韩氏这才松了口气。

  最后一针打下去,基本上已经是治病的药量,现在就看韩季到底能?#33618;?#25402;过这一关。

  韩家人在屋子里陪韩季,杨茉写好了脉案,?#24223;慵父?#36825;时候从杨家过来。

  “大小姐,”?#24223;?#19978;前道,“之前来看症的白氏被人接走了,姨娘让我来和小姐说一声。”

  杨茉点头,“我知道了,?#28909;?#30149;患不愿意留下来治病,我们也?#33618;芮科取!?br />
  ?#24223;?#36947;:“姨娘问,大小姐今天回不回去。”

  她还?#33618;?#36208;,杨茉吩咐?#24223;悖?#20320;告诉姨娘,韩大人病的厉害,我走不开,等韩大人有了起色,我再回去。”

  ?#24223;?#24212;了一声去传话。

  杨茉跟着裴?#28909;?#30475;之前拉过来的病马,马的情况明显?#28909;?#22909;了许多,裴度很是兴奋,“真的好转了,没有吃别的草药,?#30343;?#29992;杨大小姐的药,就好转了。”

  杨茉看着努力要从地上站起来的马,马蹄子一弯跪下又复挣扎着要起身,不管是动物还是人?#21152;?#27714;生的**。

  杨茉不知道在想什么,眼睛没有离开?#30631;?#39532;,思维却已经飘的?#33545;丁?br />
  董昭走进来看到杨大小姐的神情,杨大小姐在人前特别是病患面前永远都是十分?#37034;?#25569;的模样,不会因为谁的话而退缩,也不会?#37034;?#28857;的害怕或是恍惚。

  现在她的目光里却透着几分的茫然,旁边的人只?#35828;?#30475;?#30631;?#39532;,谁都没有发现她那落寞的神情。

  杨大小姐的目光似是看过来,董昭没有发出半点声音,或许现在开口就会打断她的思量,他?#30343;?#38745;静地看着她,等着她回过神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?#34892;?#21516;学的和氏璧,让我又第一次有了掌门这么大的粉丝,写书十几年了,第一次有掌门值的粉丝哈,?#19968;?#23613;量码字,希望能这两日和氏璧加更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
湖北楚天风彩30选5开奖 今日韩国足球联赛比分 无本每天赚100 苹果色情直播app下载 推荐买nba篮彩的app 湖南彩票快乐十分技巧 体彩排三之家 133期双色球开奖结果 二八杠作弊软件 胆大包天开过什么生肖 玩呗彩票 pk10一天稳赚5000图片 云南快乐时时彩今天 海西全讯香港六合彩 辽宁11选5开奖5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