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乐文,乐文小说网,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> 武侠修真 > 吉时医到 > 第二百三十四章 好事
  皇帝这一晚睡的?#34892;?#19981;踏实,换句话说,每年的这天他都会觉得有双眼睛在盯着他看。

  多少年前的这天先皇和他说过一句话,“我大周的江山早晚败在你手里。”

  “竖子。”

  先?#25910;?#26679;称呼他。

  每次想到先皇说这话时的神态,皇帝就忍不住捂住嘴,免得肚子里馊臭的恶水都喷出来。

  他被迫鼻涕眼泪直流发誓要将皇帝做好,给大周朝一个盛世。也许盛世的诺言他无法做到,但是他?#33618;?#35753;江山败在他手里,否则就算是被先皇言?#23567;?br />
  这晚皇帝焚香沐浴早早安寝,不让任何人来打扰,就是要冲破每年的惯例不要在噩梦?#34892;?#26469;,屋子里很安静,?#37034;?#24687;香的滋味,甜甜的香香的。身上的被子轻软还有一股阳光残留的热烈气息,顺着他的鼻子钻进他的身体,让他觉得温暖柔和,只要深吸几口气他就能安睡,就像在母后的寝宫?#26657;?#35753;他无比的踏实。

  皇帝觉得自己马上就能睡着,因为他想的都是让他无比愉快的事,说不定他第二天醒来就发现已经置身天宫?#23567;?br />
  “啪啪啪,啪啪啪。”不知道哪里来的清脆撞击声。

  好像扳指撞在茶碗上,并不悦耳而是有种要让人粉身碎骨的焦躁。

  皇帝抬起头,立即感觉到迎面飞来一样东西,“啪”地一下撞在他的脑门上,撞的他发蒙。

  他却还是清楚地看到了父皇的脸,那张脸威?#29616;?#24102;着浓烈的怒气,眼睛里猩红的血丝在翻滚,大声地吼叫着,“竖子。”

  皇帝顿时从梦中惊醒,一下子坐起来。额头上似是有什么淌下来,皇帝伸手触摸,手指?#19979;?#26159;汗液。

  头还闷闷的疼痛,如同被打过一样。

  每年的今天,他都要梦见先皇将手里的扳指甩在他的头上。

  皇帝无比的焦躁,先皇会?#21069;?#27668;愤,都是因为他将痘疮传给?#35828;?#24351;,他那亲爱的弟弟不如他命硬,因此夭折了,这样一来父亲膝下能承继皇位的就只有他。

  皇帝想到这里露出一排干净洁白的牙齿。就是那时候他知晓先皇有多么不想将皇位传给他。

  “来人。”皇帝忽然站起身来大?#23567;?br />
  尾音在大殿里嗡嗡作响。

  内侍立即推开门走进来,恭敬的小碎步让皇帝?#37027;?#30053;微好一些,他重新有了一?#25351;?#39640;在上的感觉。

  “天家。奴婢给您倒水。”内侍弯腰去沏茶,然后小心翼翼地端?#20384;?#35201;递给皇帝。

  皇帝就在那茶水在面前时挥了?#26377;?#23376;,茶碗顿时落在地上。

  内侍吓得脸色?#22253;?#31435;即跪在地上,袍子也被茶水浸湿了,外面的奴婢听到声音急忙进来收拾。皇帝就这样冷眼旁观,渐渐觉得束缚在身上的锁?#27492;?#20102;许多,他不必再害怕先皇,先皇已经死了,如今坐在皇位上的人是他,他再也不必被任何人束缚。

  一瞬间大殿又被重新打扫干净。皇帝坐在床榻上,眼睛?#28909;?#20309;时候都要清亮。那些文武大臣天天上奏,叫着喊着让他处理政务。他们怎么不知道在他想要理政的时候将奏折呈?#20384;礎?br />
  现在他就想要看奏折,他是一个皇帝,他应该对自己的江山了如指掌。

  皇上想到这里振奋起来,他一定要看点什么,否则他会觉得心中空荡荡的难受。“去,”皇帝忽然道。“去将递给朕的密折都拿过来,朕要看。”

  密折是皇帝让信任的臣工递?#20384;?#30340;折子,方便他更好的掌控政事,知己知彼百战不殆,皇帝想到这里冷冷一笑,他不上朝听政,可是谁也别想糊弄他。

  内侍?#28909;?#25447;密折盒子,转头看了一眼沙漏。

  卯正。

  卯正,皇上看奏折。

  保定的情况写的十分清楚,董昭是武将他看到的就是军备、布防,鞑靼每年都会在冬季入侵几次,保定大营这样军需短?#20445;?#24456;有可能会?#22253;?#20183;。

  皇帝看得脊背发凉,他总觉得他的修行已经到了一定的层次,就算?#33618;?#35299;谶言,却能对许多事先知先觉,或许梦到先皇,正是他修炼的结果,提醒他,如今他的江山不稳……他总觉得他会在某年的这一天丢掉他的江山。

  皇帝想到这里突然觉得十分恐惧,伸出手来指向内侍,“去,将户?#21487;?#20070;张尔正叫来。”

  ……

  皇帝传张尔正的事很快传开,张尔正整理好身上的官服,一步步走进上清院。

  冯国昌听到官员将今天一早的事说了一遍,睁开那双布满皱纹的眼睛,“皇上为何会在这时候传户?#21487;?#20070;?可知道皇上都看了谁的密折?”

  旁边的乔文景摇头,“不知晓,按理说这时候不会啊,皇上已经很久不理朝政……再说上清院已经算出皇上该在这个月闭关修?#23567;?#31561;到皇上出关之后,我们的?#22235;?#20063;就理顺了。”

  听着这些话,冯国昌?#34892;?#22352;不住了,伸手让乔文景将他扶起来,“这是要出事了。”

  要出事了?难不成皇上会追?#31185;?#26469;?

  “应该不会吧,?#40763;?#25991;景身处户部,每日里就是盯着户?#21487;?#20070;张尔正,“张尔正没有什么动作,连?#22235;?#20063;不看一眼,更没有吩咐户部里的人去做什么事,要说他要查?#22235;浚?#24635;要找几个帮手啊。”

  事是一定出在户部,到底是谁从中做手脚,怎么做手脚,皇上会如何追究,这就是他们现在猜测不到的。

 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去皇上身边,听皇上到?#33258;?#20040;说。

  ?#35828;?#24515;是最难揣摩的,虽然冯国昌了解皇帝,可谁能保证皇帝会不会突发奇想,问起政事来。

  ……

  杨茉这边也在看时辰,宫中出事很久才会传出来,不过按照周成陵的?#25165;牛?#19968;切?#21152;?#35813;会很顺利。

  陆姨娘并不知道这些事,?#33618;?#22312;一边看杨茉的神色。

  杨茉?#20107;?#23016;娘一些她不知晓的事,“母?#23376;?#27809;有?#21040;?#25454;的事?”

  陆姨娘摇摇头。“?#25381;校?#22826;太从来不说这些,?#30343;?#35828;?#25103;蛉四?#32426;大了,小姐不知道该怎么办,?#27515;?#29239;又离的远,也不知能?#33618;?#24110;衬上,太太还说,?#25103;?#20154;也不知道有没有受牵连,咱们杨家的亲眷又少,到了要紧的时候不知道要请谁来帮忙。”

  母亲还是想过这些事。

  杨茉就想起舅舅来。舅舅会不会知道这些事。

  正想到这里,婆子进来道:“大小姐,衙门里来人了。说是要见小姐。”

  陆姨娘的心一下子提起来,会不会是出了事,忙看向杨?#28020;?br />
  杨茉道:“姨娘安心,?#39029;?#21435;看看就回来。”

  现在是关键时刻,谁也不知道冯党会?#20040;?#20160;么招数。杨茉这样想着一路去了前院,衙门里的人正等在那里,看到?#25628;?#33545;便将手里的文书递过去。

  没等杨茉打开来看,衙门里的吏员?#25512;?#36523;离开。

  杨?#38405;?#30528;文书到?#22235;?#38498;里才让?#22235;?#20992;拆开来看,旁边的陆姨娘紧张的心跳如鼓。

  “怎么样?到底是什么事?”没等杨茉看完,陆姨娘?#22270;?#30528;问。

  杨茉放下手里的文书。着看陆姨娘,“是官司的事。”

  “官司?是谁告了我们不成?”

  没想到陆姨娘这样紧张,杨茉道:?#23433;皇?#21035;人告了我们。是我们?#32479;?#23478;的官司,常家没有将余下的财物归还,朝廷准我们上门催促。”

  是好事,是让她去常家催债的好事。

  杨茉吩咐管事的崔妈妈,“去?#27515;?#29239;住的院子。请?#27515;?#29239;过来,就说我有要事商议。”

  崔妈妈应下来。“奴婢就去?#25165;擰!?br />
  杨茉点点头去内室里换衣服,如果舅?#19997;?#19968;起去常家那是最好不过,也好让舅舅亲眼看看常家?#35828;?#22068;脸。

  不消半个时辰,下人就来道:“?#27515;?#29239;来了,就在前院等着小姐呢。”

  舅舅来京中也一段时间了,知晓了来龙去脉,现在有了这样的机会,一定会和她去问个清楚。

  杨茉换了衣服去前院,张二老爷和张郁正在屋中等着。

  杨茉上前行了礼,张二老爷道:“乔家那边的事怎么样了?”

  舅舅是问王振廷的案子,杨茉低声道:“从乔家那里找到了我们杨家的东西。”

  怎么会这样,张二老爷怔?#35835;似?#21051;。

  杨茉道:“常家一直和乔家走动,想必这里面少不?#39034;?#23478;,我祖母去世时将家里的事都教给常?#25103;?#20154;,如果有人从杨家搬东西常?#25103;?#20154;不该不知道。”

  “欺人太甚。”张二老爷一下子站起身。

  旁边的张郁吓了一跳,他还从来没见过父?#36861;?#36825;样大的脾气,他更没想到看起来很亲善的常?#25103;?#20154;竟?#30343;?#36825;样的人。

  ?#30333;擼?#24352;二老爷看向杨茉,“我跟你去常家,看看他们还有什么好说。”

  张郁目光?#20102;福?#19968;时激愤一时又犹豫不决,看了几眼父亲才支支吾吾,?#26696;?#20146;,母亲说……还是不要去常家……”

  张二老爷的脸色豁然变了。

  杨茉?#30333;?#27809;有听见免得让舅?#22235;芽啊?br />
  事到如今?#22235;?#36824;是想要攀附常家。

  张二老爷冷笑一声,“我们张家的事,还由不得她做主。你妹妹被人欺负,我们就坐视不理?#30475;?#21069;不在京中也就罢了,现在?#28909;?#26469;到这里,就要替她找个说法,否则怎么对得起你死去的姑姑和姑父。”

  张郁抬起眼睛看杨茉,然后点头,?#26696;?#20146;说的对,母亲是……被常家蒙蔽……才会如此……若是母亲知晓这些,?#19981;?#21644;父亲一样护着妹妹。”

  听着儿子为妻子遮掩,张二老爷目光一软,“你知道就好。”

  门房备好?#39034;?#39532;,三个人一路到?#39034;?#23478;。

  常家下人见了忙去通禀,很快常大太太迎出来,常大太太身后跟着一脸憔悴的荆氏。

  荆氏未施脂粉,一条胳膊瑟瑟发抖,看起来十分的凄楚,看向张二老爷,“老爷……怎么来了?”

  丈夫的弱点她最知道,丈夫就是耳根软,禁不起几句好话,她算准了丈夫会跟着杨?#20384;?#24120;家,于是早早就来等着。

  妻子的模样勾起张二老爷几分怜爱,转念想想杨茉这几年的经历,还是硬下心肠,“我听常?#39029;?#36744;说,茉兰不过是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应该听长辈?#25165;牛?#22914;今她的长辈来了,今天就要替她撑腰,为她做主。”

  常大太太听得心里一沉。

  荆氏也没料到一向软弱的丈夫为何今天说出这样的话,“你说什么撑腰、做主,难不?#27801;@戏?#20154;?#30343;?#33545;兰的长辈。”

  张二老爷不理妻子,而是将手中的文书递给常大太太,“朝廷下了文书,让常?#21307;?#21097;下的财物归还给杨家,我虽?#30343;?#26472;家的长辈,然杨家一脉已经没有了正经的主事人,杨家能维持到今都是因茉兰持家,我是茉兰的舅父,娘亲舅大,?#21307;?#22825;就帮衬她一起将这?#25910;?#31639;算清楚。”

  张二老爷说完这些微微一顿,“在此之前,我也说清楚,杨家的财物,理应归杨家所?#26657;?#19981;论是常?#19968;?#26159;张家都没有权利挪动分毫,若是谁起了贪心,别怪我不顾情面。”

  谁起了贪心,这话是在指她,荆氏气得浑身颤抖,想要和丈夫辩一辩,却发现丈夫根本看都不看她一眼,再看看旁边的儿子也是低着?#20961;?#35828;话。

  张二老爷道:“别的东西我不好说,我们张家抬进杨家的嫁妆我是清清楚楚,”说着看向常大太太,“大太太向?#25103;?#20154;禀告一声,就带我们去清点,我们也好去衙门里请吏员来。”

  之前是杨?#20384;?#38393;,杨氏不过是个女子他?#20146;?#22909;拖一拖,如今是张二老爷……

  常大太太不好在门前争执,忙将张二老爷和杨茉迎进花厅里坐下。

  不一会儿功夫,常家人将常大老爷请回来。

  见到悠闲喝茶的杨茉,常大老爷胸口一团火一下子烧起来,这些日子乔家?#25165;?#23545;付杨氏,怎么没将杨氏的气焰打下去,反而让她更加嚣张。

  常大老爷看了一眼旁边的常大太太,母?#25758;皇?#24050;经?#25165;?#22909;要将亦宛嫁去张家,两?#21307;?#20146;就能同仇敌忾,怎么现在又生出这种事。

  常大老爷耐着性子和张二老爷说话,“上次我们?#30343;?#24050;经说了,常家怎么会有那么杨家那么多财物。”

  “?#25381;校俊?#24352;二老爷抬起眼睛,“杨?#25103;?#20154;去?#20048;?#21518;杨家是?#30343;?#20132;给?#39034;@戏?#20154;和大太太?”

  “我母亲不过?#21069;?#34924;,哪里来的那么多东西,再说杨家早就外强中干。”

  张二老爷冷笑一声,“外强中干?若杨家没有银钱,常家怎么肯结这门亲,还?#30343;?#22240;为茉?#25216;?#22918;多。”

  被这样揭短,常大老爷的眉毛都竖起来,“那是因为两家有亲,才想着亲上加亲,哪里来的这些话。”

  张二老爷道:“?#25381;校俊?#35805;说开了,常大老爷就变得凶狠起来,?#19978;?#32780;知平日里对茉兰是什么模样,“那大老爷倒说说,为什么乔家家中会有杨家的物件,为什么现在常五爷要娶乔家的小姐,这世上哪里有这样巧合的事,难道?#30343;?#24120;家和乔?#28082;?#36215;来算计杨家?”

  PS:

  讨论区里的意见贴我看后就会?#26223;。?#22914;果觉得?#20384;?#23601;会有相应的调整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
浙江快乐12选5下载软件 大乐透开结果 老重时时彩走势图2000期 7m精品分类大全 富利彩票 广东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2010彩票走势图 如何对五百万彩票大奖 2012德甲赛程 赛车pk10的开奖记录98 北京快三预测推荐号 彩票官方网 汉游天下棋牌游戏下载 准到app yuleba娱乐吧棋牌电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