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乐文,乐文小说网,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> 武侠修真 > 吉时医到 > 第二百八十五章 答应
  周成陵用很清楚的声音,“我虽然不知道能?#33618;?#27963;下来,但是我会努力地活着,我求你嫁给我,明年的二月初七就是吉时。”

  如果想要从一个人身上得到很多东西那是索取,如果想要给一个人很多东西那就是爱。杨茉从来没想过要从周成陵身上索取些什么,她只想陪在他身边,她会努力医治他的病,他活着她会陪着他一起?#25165;?#21696;乐,他死了,她会紧紧地握住他的手,让他死在她怀里。

  他们会在人生路上彼此陪伴,永远不会感觉到孤独。

  杨茉想到这里眼前?#34892;?#27169;糊,目光也朦胧,“每个人生下来都?#30343;?#23436;整的,他会去寻找他的另一半,他总会找到那个人,他们并不一定会永远在一起,因为人生的路?#20052;?#25240;而漫长的,可是当他找到那个人时,他就已经完整了。”

  “很多人并不知道什么是永远,他们将时间定为永远,其实永远是在心里,”杨茉微微笑着,“周成陵我要嫁给你,我一定会嫁给你,因为你是我的那个人,永远的那个人。”

  周成陵拉起杨茉的手,两个人十指缓慢地交握。

  ……

  人放松下来就会觉得困倦,杨茉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了,等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已经躺在床上。

  她没回去杨家而是睡在了保合堂。

  外面传来说话的声音,“杨大小姐在不在?闫?#25103;?#20154;还在外面等着呢。”

  然后是?#24223;?#30340;声音,“?#25103;?#20154;,您?#28982;?#21435;吧,我们小姐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。”

  没想到闫?#25103;?#20154;一直在外面等着,杨茉忙坐起来,她豁然想起来,她这是在周成陵养病的房里,要是让闫?#25103;?#20154;知晓了。那岂?#30343;?#24456;糟糕,他们毕竟还没有成亲啊。

  想到这里杨茉的睡衣顿时去了干干净净,她转?#24223;?#23627;子里看去,软榻上没有人,椅子上没有人,周成陵不在房里。

  到底是怎么回事,她怎么会睡的那么死。

  杨茉?#20154;?#19968;声,外面的秋桐听到了急忙走进来,“大小姐醒了。”

  杨茉颌首,“十爷呢……我……怎么会在这里?”

  秋桐低声道:“大小姐靠在床边睡着了。十爷让我们将大小姐扶上床,他回去旁边的药铺了。”

  原来周成陵已经回去了,她真是睡的死死的。

  杨茉看向秋桐,“快给我换件?#36335;?#35831;闫?#25103;?#20154;进来吧!”

  秋桐立即颌首。

  杨茉简单梳洗了一番,忙出来见闫?#25103;?#20154;。

  闫?#25103;?#20154;?#25104;下乔?#24847;,“是?#20185;?#25171;扰了小姐休息。”

  杨茉笑道:“是我自己醒过来了,?#25103;?#20154;也该好好歇歇。”说到这个她?#24187;庥行?#24515;虚。

  闫?#25103;?#20154;挽起杨茉的手,“?#20185;?#30693;道。保合堂每次要治病的时候都要签个文书,过一会儿太医院恐怕要遣人来?#26159;?#24418;,?#20185;?#24819;将那文书签了,免?#38376;?#20154;说什么。”

  原来闫?#25103;蛉说?#30528;签保合堂的文书。这是要维护她。

  杨茉感激地看向闫?#25103;?#20154;,没想闫?#19968;?#36825;样理解她。

  两个人向前院走去,?#27599;?#24088;子,杨茉就听到嘈杂的声音。有很多人挤在屋子里向闫阁老的诊室里张望。

  杨茉看向江掌柜,?#23433;荒?#35753;这么多人聚在这里,闫阁?#21916;荒?#20241;息。”

  江掌柜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。“我们?#20843;?#21508;位大人离开,大人们却无论如?#25105;?#19981;肯,总?#33618;?#25781;人出去。”这些人都穿着官服,谁敢动手啊。

  闫?#25103;蛉说?#22768;道:“诸位大人也是心里焦急。”

  在闫家府上会有待客的地方,不过这里是保合堂,除了闫阁老还有别的病患在这里,都是危重的病患,需要静心养病,她?#33618;?#35753;这些人挤在保合堂里面。

  杨茉扶着闫?#25103;?#20154;坐下,现在是非常时期就?#33618;?#20687;平常一样说话,杨茉看向屋子里交头接耳的大人们,扬声道:“各位大人请出去吧,闫阁老的情况?#24418;次?#23450;,大人们在这里只会让闫阁老病的?#29616;兀?#25105;们的救治就?#36861;?#20102;。”

  屋子里瞬间安静下来。

  杨茉抬起眼睛,“大人们若是真的关切闫阁老,就请等到闫阁老请各位大人来见面。”

  众人将目光落在杨茉的脸上,这就是杨氏吧,一个女子怎么能用这么大的声音说话。

  见到这么多的男子,女眷们都会立即回避,杨?#20808;从侠?#35828;这样听起来有点“无礼”的话。

  “江掌柜,”杨茉接着道,?#20843;?#21508;位大人出去。”

  江掌柜带着人请大?#39029;?#21435;,不知是哪?#36824;?#21592;先挪动了?#25386;劍?#25509;着大家都陆续走出保合堂,站在?#25628;?#22320;里,众人互相张望,保合堂外面还站着不少病患的家人。

  大?#19968;?#30456;看看晒然一笑。

  这女子可算是?#34892;?#39748;力,“列位,?#28909;?#26472;氏这样说,我们大家就在外面等吧。”这?#30343;?#20160;么规矩,闫阁老不屈叛党又活了下来,让所有人心里都升起了些许感概,为人就该这般,行得正走得?#20445;?#26368;终会让人心?#26159;?#24895;地敬服。

  现在大家就该在这里等着闫阁老的好消息,

  不过渐渐话题?#34892;?#25913;变。

  “闫阁老抬过来的时候都已经没气息了,是杨?#29616;?#22909;的。”

  不知是谁先说的这句话。

  人群里的常亦宁看向保合堂的牌匾。

  “这杨氏可真厉害,一个女子竟能做男子做不到的事。”

  “女子要比男子更不容易,普天之下,没出过几个女医。”

  “杨氏也是个执着的人,?#35828;?#20102;婚事重开保合堂,京里?#39029;?#19968;团,只有保合?#27809;?#24320;门行医,真是不简单,说句不好听的话,若是大周朝的官员都如此,何至于让冯党作乱。”

  常亦宁看向周围,到处都是人影,每当大家提起杨茉兰,所有人都在倾听,?#25104;下?#20986;欣慰的神情,那种欣慰是信任更是难掩的希望。是啊,杨茉兰可真是厉害,她能做到人所?#33618;?#21450;的,和闫阁老又有什么两样,所以她说的话诸位大人才肯听,大家才愿意?#28216;?#23376;里走出来站在雪地里。

  相反的,他还不知道会如何,苟活保住了性命,将来?#24202;幻?#34987;人猜忌,他没有了前程,没有了……

  他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。

  ……

  乔月婵在屋子里瑟瑟发抖。

  外面传来母亲哭喊的声音,“是谁说的老爷死了?谁说的?”

  管事妈妈嘴唇发?#24076;?#27985;身颤抖,“是……是管事亲眼看到的,老爷才出了府门就被人……被人发现了。”

  乔夫人几天没有睡觉,眼眶一片乌青,两腮深深地塌下去,没有了鼻子,就露出两个圆圆的孔洞,看起来就像才从土里爬出来一样,比鬼还要可怕。

  尤其是现在,眼睛乌黑,阴恻恻地追问,“生要见人,死要见尸,管事没看到老爷的尸身就敢这样说,”喊到这里声音嘶哑,“去,快去出去找老爷。”

  管事妈妈被吓得腿脚发软,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,“夫人,管事看见了,看见了。”

  “看见什么?我问你看见了什么?”

  管事妈妈不想说,可是被逼到现在她又不得不说,“看见?#27515;?#29239;的头被砍下来带走了,尸身……尸身还在门前。”

  管事的看见了却不敢去收尸,没有头的?#35828;?#19979;来的时候还会跺脚,好像在说,我疼啊,我疼啊。

  血喷的老高,离那么远都溅在人脸上,就像下了一场雨,是血雨。

  乔月婵听得这话,惊惧地抬起?#32602;?#36825;样突然抬头让她有一种头和脖子要分离的感觉,好像有人在她耳边?#36947;?#27668;,前面的幔帐里?#36335;?#20063;藏着一个人,是父?#20303;?br />
  乔月?#32943;?#24471;冲出来,每次害怕她都会扑向母亲,可是这一次却看到母亲恐怖的脸,她生生地顿住,眼泪豁然淌出来。

 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本来一切都好好的,父亲先是被抓起来,现在却死了,母?#23376;?#26159;这个模样。

  现在要怎么办?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?

  “夫人,”旁边的管事妈妈道,“您要早点决?#24076;?#23478;里要怎么办?老爷的事朝廷要怎么?#24076;?#20250;不会牵连家小。”

  谋反之罪,怎么可能不牵连,乔夫人抬起眼睛,“我们完了,我们完了,老爷死了,我们也完了。”

  乔月婵豁然想起杨家,难不成她也要和杨茉兰一样。

  “母亲,想想办法,想想办法,”她不想那样,她不想无依无靠地生活,她不要变成她嘲笑的杨茉兰。

  不,她会比杨茉兰更凄惨,杨秉正?#30343;?#36138;墨,父亲是谋反,谋反会怎么样?

  “母亲,求求常家,”乔月婵豁然想起来,“就说我嫁去了常家,我已经嫁给了常亦宁。”

  乔夫人看着女儿,不知怎么的豁然笑起来,觉?#38376;?#20799;很可笑,“你们不过有婚约,你怎么算嫁过去?”

  “我愿意做妾室,”乔月婵顾不得脸上的鼻涕眼?#24148;?#27597;亲啊,我不要死,我不要死。”

  乔夫人摇?#32602;?#25105;们不会死,我们是家眷,会没收归官,可能会被发配教坊司。”

  教坊司是什么地方,乔月婵茫然地看着乔夫人。

  乔夫人?#34892;?#30315;狂,“是官妓,要被送去做官妓。”

  乔月婵听得这话再也站不住顿时摇晃几下坐在地上,“母亲去求求常家吧,常?#25103;?#20154;说一定会照应我,我们让人去常家送信……常家定然会帮忙。”(未完待续。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
现金棋牌评测网 浙江十一选五爱彩乐 江苏e球彩走势图 法甲积分相同 七乐彩票官网app绿版 大乐透30期走势图 传奇彩票 北京赛车pk10qq群 排列3预测推荐号 五分彩可以用公式算吗 香港两码中特1 双色球如何通过专家预测选号 湖南彩票中奖新闻报道 2011年福彩3d走势图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