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乐文,乐文小说网,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> 武侠修真 > 吉时医到 > 第二百九十三章 打脸 爽虐章~
  刘妍宁听说外面的消息不禁惊讶。

  本来一切都进行很顺利,皇上看上杨茉兰会很快想办法将杨茉兰留在宫?#26657;?#37027;时候周成陵还没有娶杨茉兰进门,皇上会事后给些补偿,这样的事?#30343;?#27809;?#26657;?#23569;了门亲事皇上会另指?#24187;牛?#20808;皇的余贵妃就是这样来的。

  却没想到周成陵会闹出这样的动静,现在没有人不知?#20048;?#25104;陵,没有人不知道杨茉兰,这门亲事更是闹得人尽皆知,谁都难伸进一?#30343;?#21435;,如果宫中强来抬人,难免会闹出大风波,叛党的事刚过,不管是皇上还是朝廷都不愿意再出什么差错。

  刘妍宁正想着,刘夫人带着管事妈妈进了门,望着女儿,刘夫人脸?#19979;?#20986;笑容,“济宁侯府那边办宴席,拿了帖子请我们过去。我回绝了一次,济宁侯夫人又让身边的妈妈亲自过来说,一来是济宁侯的生辰,二来也要答?#33618;?#25937;了济宁侯府女眷的性命。”

  刘妍宁听着?#34892;?#36831;疑,“母亲自己去吧,就?#22270;?#23425;侯夫人说我身子?#34892;┎皇省!?br />
  刘夫人看向旁边的甘妈妈,甘妈妈立即退了下去。

  “你父亲说,如今是好时候,我们应该趁热打铁,将你的婚事定下,”刘夫人说到这里顿了顿,“nǎ里还能找到这样的机会,如今你父亲名望大增,你虽说是和宣王和离,谁都知道是因为什么,还?#30343;?#26377;杨氏在先。”

  好在周成陵看上的是杨氏。

  杨氏是个?#36824;?#30697;少礼数的,周?#39029;?#36744;为了这门亲事还闹到上清院去。

  杨氏没有过门先丢了脸面,这才让许多夫人替妍宁鸣不平。

  刘妍宁自然知道母亲的思量,“宴席在什么时候?”

  刘夫人笑道:“明日一早我们就过去,两家离得这样近,用不着马车来接。”

  济宁侯是太后娘娘长兄的嫡子,济宁侯的寿宴请了不少的宗室和勋贵夫人,一大早晨济宁侯府外就停满?#39034;?#39532;。

  刘妍宁换了件靓蓝色褙子跟着刘夫人一起去了济宁侯府。

  母女两个进了花厅坐下。济宁侯夫人拉着刘夫人去一旁说话,“夫人可知晓我家二老太爷家的三子,去年三太太没了,一直还没续弦……”

  刘三老爷虽?#24187;?#26377;功名,却是太后娘娘的母家人,刘夫人听得心里欢喜,她就知?#20848;?#23425;侯夫人今天会提起此事,却还是一副惊讶的模样,忙着拒绝,“妍宁才和离。没想过要再出嫁,不说我们家老爷不会答应,妍宁早就灰了心,这几天还说要搬去清竹园去住。”

  清竹园在刘家西院子的一个小山坡上,要走很长的台阶才能上去,谁会去搬去那里,济宁侯夫人立即变了脸色,“可使不得,那样的地方住长了任谁性子也要变得冷清。”

  刘夫?#35828;?#28857;头。“谁说?#30343;牽?#32769;爷和我都不答应,才算劝住了她。”

  济宁侯夫人微微一笑,刘夫人也?#20999;?#30140;自家女儿。如果真的不准备将女儿嫁出去,也就不会说阻止女儿去清竹园的事,无非是才和离碍着名声不好立即说亲,这样一来她心里就有?#35828;住?br />
  这门亲事?#39034;?#33021;说和。

  刘太傅如今得了皇上信任。刘家已是今非昔比,周十爷看到刘?#21307;?#26085;的风光,也是要后悔当日和离。不仅丢了爵位还少了这样的?#20848;搖?br />
  周十爷如今要娶保合堂的杨氏,以杨氏的身份和刘妍宁差了十万八千里,怎么算,杨氏也盖不过刘妍宁,这样也就不会有太多人议论。

  济宁侯夫人才想到这里,外面的管事妈妈进来禀告,“献王太妃来了。”

  刘夫人惊讶地看了一眼济宁侯夫人。

  济宁侯夫人忙放下手里的茶,“献王太妃身子不好,我还以为不会过来吃宴。”

  济宁侯夫人带着下人迎出去,刚出?#39034;?#24266;,就看到献王太妃让人搀扶着走进来,身边还跟着一个穿银红色褙子,靓蓝色银狐内里披风,头戴昭君套的小姐。

  济宁侯夫人仔细看,才看出是慈宁宫见过的杨氏,杨氏进宫行医穿着很是素淡,远远看去?#30343;?#23567;家碧玉,而今这样打扮起来,倒是十分的端庄大方,尤其是一水的银红色,衬得她模样儿娇嫩,尤其是一双眼睛尤其的清亮,没?#37034;?#20998;的拘束。

  献王太妃怎么会带?#25628;?#27663;过来。

  济宁侯夫人还没说话,不想献王太妃?#32479;?#19979;脸,“可是不欢迎我们娘俩,若是这般,我老太婆就掉头回去。”

  济宁侯夫人身上不禁?#31185;?#20102;冷汗,献王太妃向来是待人慈善,怎么今天见面就是这样的话,看起来是玩笑,却脸紧绷起来,眼睛里也多少带着怒意。

  仿佛是她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,献王太妃上门来算账。

  今天可?#33618;?#20986;差错,侯爷的生辰有不少的宾客在。

  济宁侯夫人想得心惊肉跳,忙道:“老太妃要骇死我不成?太妃能来我们高兴还来不及,我若是有二心,您就扒了我的皮。”

  献王太妃这才笑起来,“扒你的皮做什么,能长面子做?#26469;俊?br />
  见到献王太妃脸?#19979;?#20986;笑容来,济宁侯夫?#35828;?#24515;也放下一半,忙赔笑,“您若是?#19981;叮?#23601;当袄来穿。”

  将献王太妃迎进花厅,花厅里的夫人们立即站起身来行礼,旁边说话的夫人也一同来拜见,花厅里顿时热闹起来。

  大家都好奇地打量着献王太妃身边的杨茉。

  保合堂的杨大小姐这样出现在众人面前,满堂都是勋贵、宗室妇,大家不禁垂下脸?#38376;?#23376;去碰鼻尖。

  济宁侯夫人也觉得尴尬。

  这个杨氏看到了刘夫人和刘家小姐也不知道避让,反而堂而皇之地站在献王太妃身边,真不怕被人议论起来没了脸面。

  和离?#38405;?#26041;来说是极为丢脸面的事,女方求去才有和离,所以和离时签的放妻文书不过是保全男方的颜面,放妻文书就被人笑谈为休夫文书,这是大家都知晓的事,莫?#30343;?#26472;大小姐不知道?以为有献王太妃?#21467;?#23601;是万事大吉。

  济宁侯夫人才想到这里。只听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,管事妈妈进屋径直走到济宁侯夫人面前,“三房的老太太来了。”

  三老太太是太后娘娘的庶弟,平日不怎么来济宁侯府,这?#25105;?#26159;给济宁侯贺寿。

  济宁侯夫人十分不情愿地站起身去迎三老太太。三房虽?#30343;?#24246;出,到底也是郑家人,太后娘娘的弟弟,要?#30343;?#30861;着太后娘娘的脸面,他们早已经对三房不闻不问。

  济宁侯夫人才要走出花厅,三老太太已经让人扶着走过来。看到济宁侯夫人,三老太太一双眼睛就冒出火来。

  见到三老太太这样的脸色,济宁侯夫人才要说话,不想就被三老太太照脸上啐了一口吐沫。

  花厅立时安静下来,所有人都睁大眼睛看着济宁侯夫人和郑家三老太太。

  郑三老太太是济宁侯的长辈,如今气势汹汹地上门,想来是出了大事。

  济宁侯夫人从来没有被人这样羞辱过,一时半刻缓不过神来。

  花厅角落里的刘妍宁皱起了?#32426;罰?#24515;里有一种不好的预?#23567;?#31449;起身来就要?#39034;?#23627;子,没想到才走了两步,面前就挡着一个人。

  刘妍宁抬起头来看到穿着梅花裙一脸笑容的杨茉,“宴席还没开。你这是往nǎ里去,来都来了好一阵子,这时候走?#24187;?#25195;兴吧。”她跟着献王太妃走进花厅,济宁侯夫?#35828;?#31070;情是让她避让刘妍宁。

  真?#20999;?#35805;。她凭什么避让刘妍宁。

  人不在身份高低贵贱,自尊者人必尊之,自贱者人必贱之。

  济宁侯夫人来不及擦干脸上的口水。“老太太您这是做什么。”

  “我做什么?”三老太太尖声道,“天下的女人都死绝了也不会有人娶那?#22369;?#25143;,才被人和离,你?#22270;?#30528;三媒六证,要让我们家娶她,我们虽是庶出却也是郑家人,你这样作践就不怕外面看了笑话。”

  “我看你是?#25442;?#25487;了,少了?#27597;危?#19981;知道天高地厚,干出这样没脸的勾当,我活着治不?#22235;悖?#25105;死了就变成恶鬼、阴灵日日来掐你。”

  三老太太的声音越来越大,让所有宾客都听得清清楚楚,这样的话谁听到都要被羞臊死,几乎所有人都被震的面目红涨,好在这话?#30343;?#35828;她们。

  济宁侯夫人更是吓得面无血色,呆呆地看着如同厉鬼般骇?#35828;?#19977;老太太。

  谁是?#22369;?#25143;,谁才被人和离就要嫁人?女眷们互相看看,目光落在刘夫人身上。

  郑三老太太说的莫?#30343;?#21016;太傅家。

  再看到刘夫人如同见了鬼似的。

  天?#27169;?#19977;老太太说的就是刘家。

  刘夫人只觉得所有的目光都向她投来,好似她没有穿衣服,身上所有丑陋的地方都被人看了清楚,漂亮的褙子被她紧紧地攥住,心脏抖成一团,整张脸就要支持不住垮下来,就好像被?#35828;?#20013;砍了一刀,一下子没有了主心骨。

  刘夫人期盼地看着郑三老太太,希望郑三老太太说的?#30343;?#22905;们刘家,她们本就没有要和郑家三房结亲,而是看上了郑家二房。

  济宁侯夫人带着哭腔,“老太太您是?#30343;?#24324;错了,我什么时候插手三房的事,要替三房做媒。”

  旁边的下人就去搀扶郑三老太太,“老太太有什么话下去再说,您千万别动气,这里定?#30343;?#26377;误会。”

  三老太太顿时嚎哭起来,“当着这么多?#35828;?#38754;,你们要一窝蜂的害我不成,”说着拉住济宁侯夫?#35828;?#34915;角,“我问你,你是?#30343;?#21644;郑?#39029;?#36744;说过,那不要脸的女?#22235;?#23478;?#38498;眨?#23558;来能攀上裙带,还说那夫家与她和离丢官丢爵,是夫家有错在先,与她名声无损。”

  刘夫人看着郑三老太太嘴唇一开一合,几乎灵魂出?#24076;?#24680;不得上前将她?#24378;?#25410;住。

  当众被人辱骂,她却?#33618;?#31449;起来?#30452;紓荒?#30828;着头皮坐在这里,装作三老太太说的人?#30343;?#22905;。

  三老太太好似是在撕济宁侯夫?#35828;?#33080;,她脸上却觉得已经被人抓破了,鲜血直流。

  “你知道什么叫名声?任着丢官丢爵也要和离。可见她是何种德?#26657;?#36825;样的人也敢入我郑家的门,你是看我们是没脚蟹就这等害我们,仗着爵位?#33618;?#20204;承继了,就将全族人都握在?#20013;?#37324;折腾,太夫人在的时候,你怎么不敢做出这?#21482;煺说?#20107;。”

  三老太太干脆一头撞在济宁侯夫人怀里,吓得婆子、妈妈一窝蜂地上面拉着。

  刘妍宁抬头看杨茉,杨茉早在那里等着她说话,“你可知?#20048;?#19977;老太太说的是谁?”

  装糊?#23458;?#36890;都在装糊涂。

  大周朝有?#29238;?#20154;和离时让夫家丢了官爵。

  ?#27604;皇?#21016;太傅家。也只有刘家。

  都?#21040;?#20154;不揭短,打人不打脸,可现在刘家就在济宁侯府做?#20572;?#24403;着刘夫人和刘大小姐,三老太太就骂出这样的话来。

  “我告诉你,从古到今,让人好女儿只会让人争相求娶,你是瞎?#25628;?#30555;还是吃了屎,你没看到宗室是怎么求娶杨大小姐的?”

  “我一路过来看到杨家的粥棚、药棚不计其数。活了怎么大把年纪,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形,怎么?这样求娶倒不好了?就要昧着良心图?#20999;?#36132;良的名声才好。我呸,郑家祖先知晓了定饶不?#22235;?#20204;。”

  “我们郑家也是书香门第。?#30343;?#26080;赖之徒,孽?#29616;?#23376;,你们不要脸,我们还要呢。你们不顾太后娘娘,我们还要顾着,你还以为自己足智多谋。呸,一肚子大粪,不怕人笑话。”

  三老太太骂的济宁侯夫人僵立在那里。

  谁见过这样的场面。

  一个勋贵夫人被人指着鼻子骂。

  大家开始惊呆然后回过神来,立即从刘夫?#22235;?#22899;身上收回目光。

  可笑,在这个时候,这么多人聚在一起,好像就是为了看刘氏母女?#22270;?#23425;侯夫?#35828;?#31505;话。

  她们都觉得脸面没处放,更何况这三个人。

  “怎么说起我们杨家?#23601;?#20102;,别说我们拿出?#29238;?#24196;子的银钱做粥棚,这样的聘礼就是让我们倾家荡产我也愿意,杨家?#23601;?#37117;不在意?#20999;?#37329;银的俗物,我们怎么还不舍得银钱做善事,要说名声,不靠着老子、娘传出来的才是真的。”献王太妃忽然站起身看向旁边的刘夫人。

  刘夫人从献王太妃眼睛里看出自己的惊骇。

  献王太妃分明字字句句都在指她。

  “若是有人还拿杨?#23601;?#34892;医的事来嚼舌,别怪我下次不给她脸面,我?#20146;?#23460;娶?#22791;荊?#38271;辈看好的姻缘,别?#22235;?#26377;权利说三道四。”

  “杨家肯成全这门亲事,到了吉时我们大张旗鼓迎我?#20146;?#23460;妇,谁?#19968;?#20102;这门亲,看我老婆子不跟他拼命,你们说我仗势欺人也罢,倚?#19979;?#32769;也好,这门亲事我是用命保定了。”

  献王爷祖上就名望很高,献王太妃也是说话?#36182;?#26377;声的人物,济宁侯怎么样,太后娘娘也要给献王太妃几分颜面。

  就算是皇上也?#33618;?#19981;顾宗人府。

  刘夫人汗湿了衣襟,就算妍宁离开宣王府她们也没有这样丢过颜面。

  这次宴席她不该来,她就算来也不?#20040;?#30528;妍宁一起,她们太大意了,没想到……,她们根本不可能想到郑三老太太会来闹。

  这件事本来跟郑家三房没有一点?#19978;怠?br />
  是有人陷害她们,是有人故意陷害。

  刘妍宁比刘夫人好不到nǎ里去,茫然地四处打量,半晌才开口,“母亲,三老太太说的是谁啊,谁和离害得夫家丢了官爵,和离之后还想要和郑?#21307;?#20146;。”现在只有装作一无所知,委屈的模样才能躲过一劫。

  杨茉比刘妍宁更诧异,“这位姐姐怎么吓成这般。”

  杨茉转头去看献王太妃。

  献王太妃露出笑容,“杨?#23601;?#20320;还不?#40092;?#21543;,这是刘家的大小姐。”

  刘家在这种情况下装糊涂,她们就要比刘家更糊涂。

  杨茉也露出和刘妍宁一样惊诧的神情,“原来是这样,我还以为是谁家的小姐。”

  大大方方地坐在那里,穿着漂亮的褙子,还以为是从来没出嫁过的小姐,当年嫁给周成陵要是害周成陵,后来和离又给刘家立了大功,现在又想着风风光光地嫁出去。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。

  刘夫人顿时气?#27809;?#36523;发抖。

  什么?#24515;?#23478;的小姐,言下之意妍宁已经嫁过人。

  “你说什么?”刘夫人忍无可忍。

  杨茉迎上刘夫?#35828;?#30446;光,她从来没想过和刘妍宁为难,是刘妍宁害她在先,现在还摆出一副无辜的模样,难不成?#20999;?#20107;都忘到?#22235;?#21518;,“我nǎ里说错了吗?”

  刘夫人张着嘴说不出话来,nǎ里说错了?没说错,这话无论怎么理解都没?#37034;?#28857;的错处,可是就像一拳打倒她脸上。让她脸上青紫喘不过气来。

  刘夫人?#20013;?#21448;气正想着要一翻眼睛晕倒了事。

  献王太妃站起身,冷冷地看向刘夫人?#22270;?#23425;侯夫人,“说是济宁侯的寿宴,这是要我们难堪不成?这是闹的哪一出?什么叫和离就是夫家的错,这是哪家的道理?”

  献王太妃说着脸色?#22253;?#24525;不住?#20154;裕?#26472;茉忙上前搀扶起太妃。

  三老太太听得这话停止了哭泣,瞪着红眼睛去看济宁侯夫人,“你……你……你疯了不成……你说的?#20999;?#29579;……周十爷的婚事?”

  三老太太吓了一跳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眼睛一翻顿时昏死过去。

  杨茉已经看到刘夫人扶着身边的管事妈妈欲翻白眼,谁知道三老太太早一步动作,现在都躺在了下人怀里,刘夫人治好重新站稳。

  济宁侯夫人觉得如同一盆热水当?#26041;?#19979;。将她烫的皮也掉下来,疼得她魂?#21892;?#25955;,如果三老太太真的气死在这里,她要怎么向族里交代。三老太太毕竟是长辈啊。

  ?#34948;芍校?#24555;请郎?#23567;!?br />
  下人刚喊出声。

  杨茉走上前,“让我看看吧。”说着?#24895;?#19979;人,“快将三老太太扶去旁边屋子里躺下。”

  济宁侯府的下人nǎ里敢怠慢,七手八脚将三老太太抬去屋子里。

  杨茉?#24895;?#19979;人,“是?#24471;?#20102;?#37027;希?#24555;拿通窍的紫雪来。”

  下人应了一声快步拿了药,杨茉喂给三老太太吃了,抬起头看聚在屋子里的人,“给我准?#21018;耄?#25105;要用针,屋子里?#33618;?#30041;人,不利于病患?#25351;礎!?br />
  济宁侯夫人怔愣片刻,立即?#24895;?#19979;人都退下去,只留下三老太太身边的妈妈伺候。

  等到人都走了,三老太太才睁开眼睛,看向杨茉。

  杨茉笑着点?#35828;?#22836;。

  “谢谢杨大小姐帮我老东西遮掩。”

  杨茉道:“三老太太也帮我说了话。”

  郑三老太太笑道:“程夫人和我说了,杨大小姐心肠好,今天一见果?#30343;?#36825;般,我这是顺水推舟,憋了多少年的冤屈,今天总算都发放出来。”她听程家说起刘家的事,就将?#20973;图?#24819;到这个办法,装疯卖?#30340;?#19968;番,让济宁侯夫人没有了脸面,这些年济宁侯夫人一直压着他们三房,现在总算得了机会让他们喘口气,到时候她就一?#32856;?#20928;,只说老糊涂了又?#33545;?#20040;样,事情闹到族里,正好让她将这些年的冤屈都好好诉诉,再说老二一直跟着周十爷,十爷的事他们岂能坐视不管。

  杨茉给三老太太用了针,出门看向济宁侯夫人,“让人将三老太太送回家静养吧,这样的?#36744;?#35201;好好调养一阵子才能好。”说着将写好的单方交给了三老太太身边的妈妈。

  济宁侯夫人脸上一阵红一阵?#24076;?#19981;知道该不该信杨大小姐的话,更不知道三老太太是?#23433;?#36824;是真的病。

  质疑杨大小姐吧,杨大小姐的方子太后娘娘吃了都见效,就这样认了,她就无法和三老太太去对质,这一大摊子岂?#30343;?#35201;她自己担下来。

  济宁侯夫人有一种想哭的冲动。

  “杨?#23601;罰?#25105;?#20146;摺!?#29486;王太妃一刻也坐不下了似的,让杨茉搀扶着走出院子。

  上了马车,献王太妃笑着看向杨茉,“怎么样可出气了?”

  杨茉点?#35828;?#22836;,“刘夫?#35828;?#33080;色难看,回去肯定要大病一场,刘妍宁还算冷静,没有大吵大闹。”

  献王太妃道:“大吵大闹更没有了脸面,?#20843;?#35269;活都是下等手段,还不如什么都不说等到日后再谋出路,她这样心术不正,定然不会有好下场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
20190920辽宁快乐12 篮球公园20190621期 足彩合买的好处 湖北11选5连线走势图 双色球机选 体彩官方微信 天津十一选五最新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德州扑克比赛是赌博吗 江苏快三走势图╠基本走势 福建体彩11选5走势图 山西快3今天开奖结果 网易竞彩足球推荐百度 注册送28元欢迎你 32张扑克大小顺序图片 沙巴体育是合法的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