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乐文,乐文小说网,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> 武侠修真 > 吉时医到 > 第二百九十四章 救救我
  杨茉想到刘妍宁端毒药给周成陵的事来,想及自己才知?#20048;?#25104;陵成亲时还替刘妍宁怨怼就觉得可笑。

  刘妍宁?#30343;?#37027;时候的杨茉兰,周成陵也?#30343;?#24120;亦宁,?#30343;?#25152;有人都无辜。

  献王太妃拉过杨茉的手,“不知怎么的,这些日子我感觉越发清明了,很多事都能想的清清楚楚,好久没有这样爽快了,身子也轻了许多,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,我看也是如此。这些年我除了自家的孩子,最盼着的就是成陵能成家立业,看着他为自己找了这样?#24187;?#22909;亲事,我就放心多了,再也不怕糊涂下去。”

  献王太妃就像自?#39029;?#36744;一样,一心一意为他们好,杨茉道:“我祖母、父母都没的早,十爷也是一样,身边只有太妃一个长辈依靠,太妃能长命百岁,就是我们的福气。”这是发?#38405;?#24515;的话,宗室营里真正对周成陵好的也只有献王太妃。

  献王太妃道:“按照你说的吃饭,睡觉,说不定真的能活到一百岁。”

  两个人说着话到了献王府,杨茉扶着献王太妃下了马车,立即就听到李氏的声音,“太妃,杨大小姐你们回来了。”

  杨茉转头看了一眼李氏,不禁惊讶,李氏脸色蜡黄,擦了厚厚一层粉还是遮盖不住青黑的眼窝,让人扶着勉强站立,看到杨茉立即就像抓到了救命稻草,整个人都一哆嗦,立即上前道:“杨大小姐,求求你救救我吧,您若是不肯给我医治,我就连今日?#19981;畈还?#21435;了啊。”

  献王太妃皱起?#32426;罚?#36825;是怎么了?才几日就弄的人不人鬼?#36824;怼!?br />
  李氏手脚颤抖,呼吸急促,仿佛一刻也坚持不住了,却眼睛死?#36182;?#30475;着杨茉。目光?#26032;?#26159;祈求,“大小姐,我这是得?#22235;?#35828;的病,就要死了。”李氏说到死,眼泪不停地淌下来。

  周七夫人刚从家里过来,下了马车就满是鼻涕眼泪的李氏。

  献王太妃道:“进去再说,堵在这里成什么样子。”

  李氏不敢有二话,忙让下人搀扶着跟进去。

  献王太妃换了衣服坐在临窗大炕上,李氏也让人扶着坐在椅子里。

  “病了怎么不请郎?#23567;!?#29486;王太妃沉下眼睛看李氏。

  这?#30343;?#26126;摆着吗?

  李氏觉得自己是哑?#32479;?#40644;连有苦说不出,请来的御医都说她没病。吃了多少药也没效用,开始她还支持着不?#31995;?#22836;,现在就算让她跪在地上叫杨大小姐祖宗,她也愿意照办,只要杨大小姐肯救她?#24187;?br />
  李氏想到这里,再也?#36824;搜?#38754;,“都是我瞎?#25628;?#30555;,才会那样对杨大小姐,我知?#26469;?#20102;。”李氏说着伸出手来掴自己的脸,手掌落在脸颊?#25103;?#20986;清脆的声音。

  旁边的下人要阻拦,却看到献王太妃没有说话,谁也不敢伸手。?#30343;敲看?#30475;到那手挥过来都会下意识地眨眼,就像打在了自己脸上。

  李氏脸上火辣辣的疼,她却?#33618;?#20303;手,只要停下就前功尽弃。她从来没想过打自己?#26448;?#35753;她有所期盼,期盼大家觉得她已经得到了?#22836;!?br />
  呜呜呜,她从来没想过自己要得到?#22836;!?#32780;且是当着这么多?#35828;?#38754;,她现在只想活下去,只要能活着比什么都好。

  “好了,”献王太妃看向旁边的下人,“愣着做什么,还不去拦着你家夫人。”

  下人这才将李氏的手按住,李氏根?#20037;?#26377;力气反抗,?#30343;?#21487;怜兮兮地看着杨茉。

  献王太妃让杨茉扶着站起身,一步步走到李氏面前,“当年你婆婆犯了错,老王爷要上奏折请皇上下旨将你们逐出京城,是宣王太妃为你们求了情,这件事我说了很多遍,就是要提醒你,不要忘了宣王一家的恩德,而你们夫妻……没?#37034;?#28857;的良心,一心想要得到爵位,在族里上蹿下跳,坏事做尽,你病了多少时候?#30475;?#26469;没有一个人来我面前求情,你可知道是因为什么?”

  “大家都是血亲,却厌恶你们夫妻到这个地步,我都替你们脸红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和刘家走动近,你就是只狼鼻子最灵敏,知道刘家不会对成陵好才靠过去……我原来看不清那个刘氏,只要想想你时时跟在刘?#20185;?#21518;,就知道她也?#30343;?#20010;好东西。”

  李氏真正觉得脸火辣辣地疼起来,又疼又麻,“太妃……?#22791;?#30693;?#26469;?#20102;……?#22791;?#38169;了……”

  “报应,”献王太妃道,“如果你现在还不相信报应,就对着镜子看看自己的样子,简直就像鬼一样。”

  李氏被骂的浑身颤抖。

  献王太妃看向周七夫人,“扶着我去内?#20381;?#27463;着,这件事我管不了。”

  李氏听得这话顿时慌张,立即?#35828;?#22312;地去抱献王太妃的腿,“太妃,您救救?#22791;?#21543;!”

  “我救不?#22235;悖?#25105;又?#30343;?#37070;?#23567;!?br />
  李氏这才恍然大悟,立即像杨茉扑过去。

  献王太妃和周七夫人离开屋子,?#30343;?#19979;杨茉和李氏。

  杨茉看向下人,“将周夫人扶起来。”

  旁边的妈妈立即上前将战战兢兢地李氏安置在椅子上,杨茉仔细看李氏的情形,手上的黑痣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,身上也不见肿起的淋巴结,?#30343;?#40657;色素瘤病发的症状,却浑身颤抖,眼睛血红,嘴唇?#22253;祝?#22909;似得了重病。

  “大小姐,我……是?#30343;恰?#35201;死了。”李氏紧紧地攥着手?#31119;?#22905;要死了,一定是要死了,她已经病入膏肓,她会比周成陵和周七老爷家的孩子都要惨。

  “你们家夫人这样多久了?”

  旁边的妈妈立即道:“好阵子了,至少也有十来天,不吃不喝,到处找郎中来诊治……”

  不吃不喝,心跳、呼吸加快,看起来没有什么?#29616;?#30340;病,原来是这样。

  杨茉淡淡地看着李氏,“我可以?#25991;?#30340;病,但是如果你日后仍旧害人。处处算计旁人,我绝不会再救你。”

  李氏慌忙不迭地点头,“只要杨大小姐能救我性命,我做牛做马都愿意。”

  杨?#38405;?#20809;淡然,神情没?#37034;?#28857;的缓?#20572;?#25105;不需要你做牛做马,与其说这些,不如说点实在的。”

  李氏脸一红,“我不会再害人,我若是再害人。就让我烂成脓水化在这里。”李氏好似成了一?#26448;?#33324;,没有了半点的气势。

  只要能活着,她诅咒发誓都愿意。

  只要能活着,她真的不敢再害人了,更不敢再跟杨大小姐为难。

  她现在什么都不想要,只想要回自己的命。

  自从杨大小姐说过她的病之后,她就睡不安稳,时时刻刻想着自己可能会立?#27492;?#20102;,闭上眼睛就能梦到自己的惨状。好像明天就是她的死期。

  于是她不敢闭眼睛,就这样苦苦地熬啊,身上的病真的一天比一天重起来。

  听说杨大小姐用手握心脏将闫阁老救活,她就觉得死期到了。她梦见她心脏不跳了,杨大小姐却不肯给她治病。

  她梦到自己拉着杨大小姐的手,让杨大小姐将手伸进她胸口去握她的心脏。

  她有一种要疯?#35828;?#24863;觉。

  “大小姐求求你,救救我吧。”她后悔啊。后悔做?#22235;?#20040;多坏事,就算献王太妃不说,她也觉得是自己的报应来了。

  人非要死到临头了才知道后悔。

  “周夫人这样说。我就信你一回,”杨茉转头?#24895;烂废悖?#32473;周夫人开?#34384;?#31070;的方子。”

  李氏睁大?#25628;?#30555;,“大小姐……让……让下人给我开方子?”

  “?#21307;?#20102;?#24223;?#21307;术,她可以开出我要的方子,”杨茉淡淡地看李氏,“周夫人不信我的诊治?”

  “信……信……”周夫人慌忙不迭地点头,“只要杨大小姐说,我都信。”

  “周夫人信我病就会好,不信我,我?#25105;?#26159;枉然。”杨茉也没想到李氏看起来是个硬骨头,却被她几句话吓成了神经官能症,一直不吃不?#28909;?#35841;都会受不住。

  治病的方法很简单,用安神的药解除李氏的焦虑,再从根本上让李氏觉得自己能活下来,然后她针灸让李氏睡一觉,病就会慢慢好。

  “等你病好了,再去保合堂,?#21307;?#20320;手上的黑痣割掉。”

  李氏呆住了结结巴巴地道:“这样就能好了?这样我就能活了?”

  杨茉点头,“至少近期内不会有问题。”上次她是故意吓李氏,李氏的黑痣还没有明?#22253;?#21464;,只要将周围皮肉割干净,很有可能就好了,就算已经癌变,也争取了时间。

  李?#25103;?#20315;感觉不到鼻涕流到了嘴唇上,?#30343;?#30529;大眼睛看着杨茉,她终于知?#20048;?#19971;老爷?#22836;蛉说?#24863;觉。

  为什么那些人都像疯了一般又哭又笑。

  她也觉得自己疯了。

  开?#32426;献?#40763;涕流着眼泪,“杨大小姐,?#24653;荒恪!?br />
  ……

  刘夫人不知道怎么回到的家?#26657;?#22352;在自家的椅子上,她仍旧颤抖着,好像身体都冻了冰碴,怎么也捂?#36824;?#26469;,好不容?#30528;?#21644;过来,浑身又像?#25442;?#28900;了般,呼呼地冒着热气,屋子里的下人都不敢说话。

  可恶的杨氏,竟然找来献王太妃当面羞辱她们。

  刘夫人心里没有?#35828;祝?#36716;头去看刘妍宁,郑家这门亲事是结不成了,今天这样大闹一场,不知道日后还有没有人会娶妍宁。

  刘夫人想到这里眼睛就红起来,“这可怎么办啊?”

  “等父亲回来,”刘妍宁异常的安定,“只要父亲那边不出差错,我们可以再作?#25165;擰!?br />
  刘砚田看着堆积如山的奏折,昨晚他已经睡在衙门里,现在朝廷?#39029;?#19968;?#29275;?#20247;多空缺没有人补上去,要如何推选官员入职,要谁来处置冯党的事,本?#21152;?#35813;是皇帝做决断,可现在皇帝不理朝政,必须选出个人来替皇帝分忧,这个人就是他。

  他要文官举荐然后报去皇帝面前,正正当当地代替冯国昌总理朝政。

  可恨那些平日里追随闫阁老的人才磨磨蹭蹭递了密折。

  “再去看看上清院那边统算出来没?#23567;!?#34429;然大家投的是密折,他已经心里有个估算,闫阁老的那些人毕竟是少数,胜?#36824;?#20182;,很快他就要将权利攥在自己手里,很快……他就能做第二个冯国昌。

  不,他会比冯国昌更厉害。

  ……

  十?#29238;?#25991;官都聚在闫府门口将雪踩的“咯吱、咯吱?#27605;歟?#29616;在怎么办,冯?#36710;?#20102;总要有一个人来主持大局。

  到?#22235;?#24213;谁来官户部,谁弄出银子来,上清院的皇帝现在正收拾冯国昌院子里的珍惜药材,没收了好?#29238;?#28809;鼎,好像又要加炉子开烧了。

  烧烧?#30504;?#23558;大周朝烧进去一半,还要再烧。

  说句灭九族的话,再让皇帝这样折腾下去,恐怕就要灭国了,要?#30343;亲?#23460;有人出面,现在他们全都搀扶着走在黄泉路上。

  怎么办?谁都?#33618;?#27809;有个思量,经过了冯国昌的事,教会他们一件事,?#33618;?#32553;着头等下去,要想个主意出来。

  现在的大周朝,要有一个狠角色才能主持大局。

  闫阁老那边却封死了口,说什么也不肯再入阁,还能去找谁。

  等了好几天,闫家的大门终于打开了,几位大人立即进到屋子里和闫阁老说话。

  吏部侍郎程润?#35828;?#22768;道,“阁老,我们选的是周十爷,可这边的票数定?#22351;脅还?#21016;太傅,阁老没有出面拉拢人……定?#30343;?#35201;输的。”

  “现在拉拢已经晚了,”闫阁老闭了会儿眼睛,忽然睁开,“要想一个万全的计策,刘太傅说要将奏折送去上清院,让太监记下票数上报皇上,大家?#23265;弁堆。?#35841;也不知晓选了谁。”

  程润宜听得眼前一亮,“阁老的意思是……买通太监?#40644;保俊?br />
  ……

  闫府说的话一字不漏地进了刘砚田的耳朵。

  刘砚田顿时出了一身的冷汗,怪不得迟迟没有出结果,原来是买通?#25628;?#20154;在耍花样,多亏他早早就让人盯着闫府。

  刘砚田想到这里?#29031;?#36215;身,就又一个小内侍慌慌张张地来禀告,“刘太傅……”说着谨慎地向周围看了看,“那边已经算清楚了,说……是周十爷。”

  果然被人动了手脚。

  刘砚田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,站起身就向外走去,他要见皇上,他立即就要见皇上,他要拆穿闫阁老和周成陵的诡计,想要糊弄他?#33618;?#20040;容易,不可能?#40644;?#25442;的悄无声息,他会让人对?#26088;!?br />
  这是一个好机会,他定然要抓住周成陵的尾巴。

  刘砚田坐上轿子一路到了上清院。

  皇帝正在听道士讲经,听到刘砚田来了,懒洋洋地让人传见。

  “皇上,”刘砚田进门跪在地上,“皇上,出大事了,微臣听说有人在密折上动了手脚,皇上……”

  刘砚田刚说到这里,突然之间他眼前如同闪电划过,他这是怎么了?就这样径直来向皇上禀告,他怎么知道密折动了手脚,怎么知道……

  他被人算计了,他被周成陵算计了。(未完待续。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
百宝彩票 内蒙古快三时间 全民三张牌炸金花 北京单场9188预测 英超在线 腾讯分分彩稳赚不赔的玩法 江西新时时开奖号码 曾道人中特网一肖平特 上海天天彩选4今晚开奖号 竞彩m串n公式表 德甲排名 j联赛积分榜 网络赚钱月收入过万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体坛网 梭哈赌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