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乐文,乐文小说网,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> 武侠修真 > 吉时医到 > 第三百零五章 立威
  杨茉想吃?#25628;?#24109;早些走,她还惦记着保合堂的病患,今天早晨江掌柜才将这两天积攒的病案送来。

  她对夫人们互相恭维其实不?#34892;?#36259;,黑的白的大家心里都清楚,却要说着违心的奉承话。

  周三夫人也在看杨茉,杨氏枯坐了一会儿终于开始露出没落的表情,杨氏这个模样让她看得开心。

  今天是大好的日子,老爷就要出征,家?#37034;?#23476;席,她被人这样簇拥着,要多高兴就有多高兴,趁着人逢喜事精神爽,她也想要狠狠地压制一下杨氏,周成陵和杨氏的婚事闹的宗室营人尽皆知,要压就压大头,方能显出她的神威,而且家中本就要和周成陵作对,她无论做出什么事都能得到家中?#35828;闹?#25345;。

  低头做人这么多年,终于有一只软柿子送到她手里,她要好好捏一捏。

  周三夫人想的十?#21482;?#24555;。

  杨茉抬起头正好对?#29616;?#19977;夫?#35828;?#30524;睛。

  “十奶奶过来了,我怎么没瞧见”周三夫?#35828;?#22768;音不阴不阳“听说保合堂又做出了新药,十奶奶送去了闫家,是也不是?”

  所有的目光多落在杨茉身上。

  这个十奶奶进门才多久?怎么?#32479;?#38376;去闫家治病。

  找遍了大周朝,也就只有这样一个女子,偏被娶来了宗室营。

  周五夫?#22235;?#20809;?#20102;福?#20284;是想要替三夫人将话化开,这样尴尬的表情倒是?#38376;?#20154;更加注意杨茉。

  周围突然静寂下来,杨茉不在意地抬起眼睛“难得三夫人还知道这些事,我还以为三夫人就?#19981;都?#37324;那些事,我们保合堂是做出了新药,能治许多从前不能治的病。”

  谁家里没有一两个病人,就算没有病人,?#26448;?#20813;对杨氏说的“从前不能治的病?#22791;行?#36259;。

  真是针锋相对,连周三夫人一点面子也不给。

  “十奶奶,我娘家哥哥病的厉害,看了不少的御医也不见好转,十奶奶能不能……”四夫人说着顿了顿“不一定要?#22836;?#21313;奶奶,我们请了几次保合堂的白老先生,白老先生都是不得空。”

  众人看着周四夫人,?#25104;下?#20986;惊讶的表情,周四夫人是三老太爷家的媳妇,三老太爷也是不?#19981;?#26472;氏的,四夫人怎么敢在这时候问杨氏。

  杨茉点点头“我就让人去问,除了白老先生我们保合堂的丁先生和我带的几个徒弟?#26448;?#24456;好的诊治。”

  杨氏这样有自信,面容舒展,让人觉得她一定会治好病症。

  周四夫人忙蹲身道谢。

  周三夫人顿时觉?#38376;?#27668;填胸,她摆宴席来不是要杨?#20384;?#24352;扬她的医术。

  杨氏是一点没有将太夫?#35828;?#35805;放在心上。

  没?#37034;?#28857;要收敛的意思。

  醇郡王妃道:“宴席可准备好了,孩子们都饿了,吵着吃点心。”

  到了开宴的时候,周三夫人只要先压下怒气,先将长辈请出来,然后女眷们分桌坐好,这边宴席才开,周三夫人起身去厨房吩咐下人?#25165;?#22909;花厅里的戏班子。

  三老爷进屋换了身常服准备去喝酒,看到三夫人沉着脸不说话,立即上前道:“这是怎么了?大喜的日子你倒沉着脸。”

  三夫人?#38376;?#23376;擦了擦眼角“又有什么用,就算老爷得了爵位又要立下军功,那些人还是不将我们放在眼里,都是宗室,哪里就论出个高低来,分明已经被夺了爵,偏还要那样得意。”

  三老爷听着妻子的话“说的是什么?”

  三夫?#35828;潰骸?#25105;说杨氏太猖狂,当着我的面要给人诊脉看病,娘还说让我压着杨氏,我哪里能压住,我看这宗室营有一半人都被杨氏笼络了去,杨氏说什么我们都要在一旁听着,论辈分和身份,我们不是比杨氏要高一头?”

  三老爷就皱起?#32426;貳?#21738;里有她说话的分,上次他们走的快,这次我饶不了她。”

  周三老爷话音?#31456;洌?#23601;有管事进来道:“老爷、夫人,保合堂的郎中过来了,说是要找十奶奶,有病患要十奶奶诊治。”

  说曹操曹操就到。

  刚提起杨?#29616;?#30149;,现在那些民间的郎中竟然找上门来。

  “真是笑话,别人家都是达官显贵上门,我们家门口来了这些贱民”周三老爷说着挥?#26377;?#23376;“也不看看这是谁家府邸,我就去教训杨氏,我看周成陵能将我怎么样。”

  “老爷”下人接着道“还有步兵营的人跟着一起过来。”

  步兵营的人怎么会来?

  难道是出了什么事?

  “听说带来的病患是保定跑回来的逃兵。”

  周三老爷眼前顿时一亮,逃兵来让杨氏诊治,哈哈,笑死人了,他现在就可以名正言顺地阻拦,看杨氏?#33545;?#20040;样。

  ……

  陆正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,眼前一片黑影晃动,有嘈杂的声音在耳边,他却不能听清楚,他想要张嘴说话,却半点动弹不得。

  他有没有到京城?

  到底到了没?#26657;?br />
  他要将保定府的战报送来京城,保定戊边的李总兵隐瞒战情,文正公世子让他火速回京送奏?#37048;?br />
  不管日夜交替,马累死了,他就用双脚向前跑,脚开始还感觉到疼痛,后来就如同两根棍子一样,只会不停地重复一个动作。

  跑,那就是跑。

  他答应了董世子,一定要跑回京城。

  快到京城时他摔了一跤,整个人扑进?#25628;?#22534;里,半天才爬起来,爬起来之后他继续一瘸一拐地向前。

  他不止肩负着军令,还有千万?#35828;?#24615;命。

  一条条的性命,所有熟悉的将士,从他眼前划过,只要他跑,他们就有可能活下来,一定要让他们活下来。

  进了京城,看到鼎沸的人群,一时间他?#34892;?#36855;茫,不知道自己来做什么,为什么回来,直到耳边听到有人喊“快去找师父。”

  师父,师父,师父……

  他茫然地睁开眼睛,不停地眨着眼睛,却看不清楚“萧全……去找师父回来……”

  陆正分不清楚这些话,眼前却浮起一个?#35828;?#24433;子,杨大小姐。

  给父亲和陆贽治病的杨大小姐。

  是啊,杨大小姐……

  这一路上?#23490;?#30340;时候,他不知道脑海里多少次浮现起一个人影,这个人坚定、执着、沉稳、理智、冷?#30149;?br />
  这个人是模糊不清的。

  因为他是很多人,是父亲,是陆贽,是董世子,是杨大小姐……

  就是他想要成为这样的人,才会拼了命地跑回来。

  “有脱水的症状,师父会用盐水,快用盐水。”

  “怎么还没醒。”

  “没有失血,双?#28909;?#32959;?#20572;?#24212;该抬高双腿。”

  “发热,应该用冰块降温。”

  屋子里传来杂乱的声音,那些声音?#36335;?#31163;他?#33545;叮?#36828;的他再也听不清楚,眼前是漆黑的一片,他好似永远也离不开这间黑暗又幽静的屋子。

  他是不是要死了。

  人死如灯灭,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,黑暗会夺走他的性命,他的回忆,一切关于他的东西。

  也许还会有?#27515;?#21644;他作伴,那些不能得救的人。

  不,他不想在这里见到他们,他们应该活着,他们要活着,他也不能放弃。

  快来救?#20154;?#24555;来救救那些人。

  谁能听到他的祈求。

  ……

  杨茉从宴席上下来,?#24223;?#19978;前道:“?#22909;?#23601;在府门外,说药铺里有个急症,要奶奶过去看看。”

  她成亲好几日,?#22909;?#20960;个从来没有找到周家去,这次真的是遇到?#22235;?#39064;。

  ?#24223;?#25509;着道:“那个病患奶奶认识,是陆正。”

  陆贽的哥哥陆正。

  杨茉点?#35828;?#22836;“让人准备车马,我们这就去保合堂。”

  急症不能拖延时间。

  杨茉话音?#31456;洌?#21482;听身后传来周三老爷的声音“这是要去哪里?”

  杨茉转过身,看到匆匆?#20384;?#30340;周三老爷和三夫人。

  声音惊动了屋子里的夫人们,大家?#36861;?#20986;来看情形。

  “家中?#34892;?#20107;,我要先走一步。”

  有什么事?周三老爷听得这话,一下子沉下脸,语重心长“是因为保合堂的郎中来找?”

  ?#28909;?#24050;经知道了,她也没必要遮掩“保合堂有病患要我过去诊治。”

  周三老爷皱起?#32426;貳?#20320;可知道去看诊的是什么人?是从保定大营出来的逃兵。”

  陆正是逃兵?怎么可能,她认识陆家父子,不是什么贪生怕?#20048;?#24466;。

  杨茉径直看向周三老爷“不管是什么人,找到了保合堂,我就要去看看。”

  周三老爷皱起?#32426;貳?#19968;个逃兵,怎么用得着这般兴师动众,若是在我的军营?#26657;?#36935;到这种人立即军法处置。”

  “这些我不管,我?#30343;?#27835;病?#28909;恕!?#26472;茉转?#24223;蠣废?#28857;头,脸上是不容置疑的坚定,?#24223;?#35265;状一溜烟地去?#25165;?#39532;车。

  “十奶奶,你要好好想想”周三夫人走过来“你才成亲怎么能在这时候见外面那些人,何况是给那些人动手治病,这都是不?#20384;?#25968;的。”

  “夫人不用担心,十爷娶我的时候就知道我是女医,医生诊病哪里分什么时候。”杨茉说着就要离开。

  三夫人着了急看一眼身边的婆子。

  婆子立即挡住?#25628;?#33545;的去路。

  周三夫?#35828;?#22768;道:“还是先向长辈禀告。”

  真是不分什么时候总是要插一脚,随时随地都要?#20154;复恚?#22909;将她带去长辈面前受训,人命关天的时候,还将礼数挂在嘴边。

  到底什么是礼数,这些人一点都?#24187;?#30333;。

  人命比什么都重要杨茉向前走一步,?#30631;?#23376;顿时迎过来。

  三夫人正觉得得意,只听到清脆的巴掌声响。

  杨茉抬起手毫不犹豫地甩给?#30631;?#23376;一个耳光,打的?#30631;?#23376;顿时一个趔趄“三夫人让一个下?#27515;?#38459;拦我恐怕不合时宜,我已经说得很清楚,谁若是觉得我好欺负,再动手动脚阻拦,别怪我不?#25512;!?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
江苏快三稳赚方法 黑龙江11选5前三组 科维奇吧 天天捕鱼赢话费老版本 竞彩足球比分交流群 3d预测澳客网 山东十一选五杀号软件手机版本 白姐资料公开一码一肖 福建时时现场直播 透码有一连八数什么生肖 江苏e球彩直播在哪找 2019年白小姐救世报 克里斯汀·韦格 英国幸运5分彩开奖走势图 bet九州版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