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乐文,乐文小说网,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> 武侠修真 > 吉时医到 > 第三百四十三章 反应
  康王妃,那个杨氏。

  皇帝喝了口茶,“康王妃说怎么医治?”

  韩公公忙用手比划了一下,“听说是要用这么长的针,扎到太后娘娘心窝里去,然后将里面的血抽出来,奴婢听到这样的话,都吓得头皮发麻。”

  韩公公两手之间有肩膀宽的距离。

  这样长的针,皇帝觉得心里一震,眼睛也透亮起来。

  韩公公将头沉了下去,嘴角浮起一丝笑容。

  皇帝最喜欢新奇的东西,不管是对谁,只要听到有奇怪的事就会追着询问,康王妃在民间治病?#28909;说?#35768;多事平日里到他这里就压下了,皇帝知道的不过是从朝廷上传?#20384;?#30340;那些,否则早就提起了兴致。

  皇帝一下子从莲花座上站起身,“还有这种事?太医院那边有什么话?”太后病了?#30343;?#19968;日两日了,就连他吃的

  金丹也时常送去,人老了就愈发病的厉害,没有?#19978;?#30340;人,未免要经历一番生老病死。

  所以他才会想要修炼?#19978;桑?#22826;后却?#24187;?#30333;他心所想,连同济宁侯府一起要给他?#25165;?#20010;嗣子,好像他立即就会死,太后嘴上不说,心里还是厌恶他的做法,否则就算要从宗室过继个孩子也该和他商量,用不着这样遮遮掩掩,串通刘砚田一起做这件事。

  不论是选择子嗣还是将来的储君,能做决定的都该是他这个皇帝。

  韩公公从小内侍手接过拂尘,递交给皇帝。“丁院使说,太后娘娘的病,也?#33618;?#24247;王妃治。”

  太医院都这样说,他要亲眼去看看杨氏到?#23376;?#20160;么东西给母后治病。

  “让人准备步辇”皇帝走了两步,“我要去慈宁宫看望母后。”

  韩公公立即去?#25165;擰?br />
  ……

  太后看着眼前的针,这针?#25512;?#26085;里见的不同,刺入人身体里仿佛能带走些皮肉,拔走的时候留下一个血淋淋的大洞。

  只要想一想就觉得吓人。

  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治病用的。

  太后困难地喘着,?#30475;?#21628;吸?#21152;?#23613;了力气。却换不回多少气息。

  旁边的女官上前?#25300;浚?#22826;后娘娘还是用太医院的药吧,康王妃的法子太……太吓人了。”

  不管是药石还是针灸都比这个看起来稳妥的多。

  太后点头,“让丁院使给我用针吧!”

  丁院使被请进内殿里施针,杨茉等到丁院使从内殿里出来。

  丁院使的?#25104;?#38590;看,“用了针。可是不见好转。”

  意?#29616;?#36825;病用常规手法治定然不会有疗效,否则她也不会那样说。

  “还有多久会更重起来?”丁院使已经没有了主意,照他的经验,太后娘娘病成这样,恐怕是难治好了。

  杨茉将脉案写好递给丁院?#23567;!?#38543;时都会,太后的心音听起来不好。得不到治疗只会越来越重。”

  “我说的用针穿刺?#30343;?#31532;一步,如果重起来就要做心包开窗。”

  心包丁院使已经知道是什么,心包开窗的意思难道就是要将心包上做一个窗户出来?做个窗户,难道对人无碍吗?

  丁院使想要询问,只听传来内侍的声音,“快,快。快,皇上的步辇到门口了。”

  慈宁宫的宫人立即站出来迎接。

  杨茉看着穿着道袍的皇帝从眼?#30333;?#36807;。那双脚在她面前略微停顿,然后?#32479;?#30340;声音从她头顶传来,“康王妃,你要怎么给太后娘娘医治?”

  是好奇她医治的方法,杨茉清音清晰道:“用长针刺入胸口查看是否有积液,为了?#20048;?#21019;口有变,要用我们做出的新药给太后娘娘提前治疗。”

  皇帝皱起?#32426;?#26469;,“你说新药?”

  “是新药,我们保合堂才做出的新药。”

  听到做出新药,皇帝脸上浮起笑容,“听说给董昭治病的时候,京里很多人帮你开炉制药?”

  皇帝声音里带着些许兴奋。

  杨茉道:“是,就是这样的药。”

  皇帝脸上的神情愈发好看起来,要?#30343;?#21548;说保合?#27599;?#28809;炼丹他还不会轻易?#36879;?#21608;成陵复爵。

  杨氏的事闹得京里沸沸扬扬,宗?#39029;?#36744;接二连三的上奏折,皇帝心里却对这个杨氏没有多少厌恶,甚至想过要将杨氏弄进宫来。他就喜欢?#35805;?#24120;理行事的人,譬如他,譬如杨氏,没想到杨氏果然炼起丹药来。

  真是有趣。

  康王一直反对重开上清院,大约怎么也没想到后辈子孙会想方设法迎娶一个炼丹的女人,哈哈,太有趣了,这个比杨氏在外抛头露面治病?#28909;?#26377;趣多了。

  只要想想他就会笑出声来。

  就因为这样此时他看杨氏,不知怎么的看出几分赏心悦目,“那药在什么地方?”

  杨茉道:“在保合堂。”

  皇帝满意地点点头,刚要转头走向内殿,只听里面传来宫人撕心裂肺地?#21543;?#22826;后娘娘,太后娘娘,您这是怎么了?快来人啊,丁院使快……快来。”

  丁院使忙带着太医快步走进内殿,很快太医院的太医就跑出来,“康王妃您快去看看吧,我们院使大人请您进去。”

  太后寝宫里?#20223;?#20102;人,见到杨茉进门,宫人、内侍?#36861;?#36991;让,丁院使也让开床边的位置,杨茉径直走过去查看太后的情形。

  怎么办,怎么办,丁院使已经没了主意。

  眼看着杨茉的手停下来,丁院使的心都紧紧地揪在一起。

  “要立即照我说的用针穿刺心包。”

  “否则就会?#34892;悦?#20043;忧。”

  “丁院使你去向皇上禀告,若是照我的法子医治,立即就让人去保合堂将朱善和药带进宫里。”

  ……

  皇帝快地在大殿里踱步,看着慈宁宫里的摆设,和十几年前好像?#30343;?#20040;两样,从前他觉得过于陈旧,不知怎么的现在他却看起来很舒坦,但是这样的舒坦随着外面?#24615;?#30340;声音顿时变成了?#20102;帷?br />
  他讨厌这种感觉。

  “皇上,”丁院使上?#30334;?#21578;,“太后娘娘不太好了,微臣等没了法子,只有康王妃还能一试,是否请康王妃治症。”

  生死乃人间常事,可不知怎么的真到了这时候,?#20174;行?#24515;烦意乱,皇帝看向丁院使。

  丁院使一脸的仓皇,太医院的确没有了法子。

  ?#30343;?#25152;有事?#21152;?#30340;选择,现在只有杨氏,只有杨氏有法子治病。

  “让杨氏快些医治。”皇帝终于感觉到了恐惧,那种突如其来压过来的恐惧,密密麻麻地笼罩着他。

  这就是他的恐惧,他已经坐拥天下,如今最大的恐惧就是命注定的生老病死,他想要超脱出凡尘之外,与天同寿,皇帝?#38498;?#37324;忽然浮现起先皇责骂他时的模样,天昏沉沉的,大殿里点燃了许多蜡烛却还是那么的黑,?#28982;收?#22312;他跟前,怒吼着将奏折砸在他身上。

  一句句骂着他,“废物。”

  “废物,及不上康王世子半点。”

  不知是?#30343;?#22240;为慈宁宫太过陈旧,他心里忽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,什么东西正倾压过来,要将他死?#36182;?#21387;住,让他动弹不得,到底是什么?

  “是康王爷,”韩公公低声道,“天家,康王爷递折子等见呢。”

  皇帝皱起?#32426;罰?#20160;么事?”

  “雨连下了几日,恐怕是有灾情了。”

  京城大雨一连持续了几天,开?#21152;?#22863;折递过来。

  “不见,朕没空听他的陈?#19990;?#35843;,户部没银子让他?#20146;约?#24819;法子,谁也别想打朕的主意。”韩公公应下来,就要擎着伞出门。

  “让康王来办这件事。”皇帝想到一个好主意,满朝武都惦记着他在丹炉里花的银钱,这件事就交给周成陵来办,周成陵的正妻杨氏?#30343;?#20063;在烧丹炉,看他有什么话说。

  韩公公一路跑出慈宁宫,将皇帝的话一句不差地告诉周成陵,“王爷,您千万要保重。”就算他是个无根之人,也知道整日躲在上清院的那个“天师?#20445;?#27491;在将手里的权利都交给康王。

  听说太后娘娘要过继宗室的孩子进宫,他还担忧了好一阵子,没想到皇帝立即勃然大怒,只因为觉得那些金丹已经起了效用,一直吃下去就能让他永保?#24742;?br />
  离他盼着的日子只有一步之遥,那昏君还不知晓,韩公公脸上布满了笑容。

  “王妃怎么样?”周成陵低声问。

  “一切都好,您安心。”

  周成陵点点头,“若有什么差错……要将王妃平安地?#32479;?#23467;。”

  自从康王妃开始给太后看诊,慈宁宫里里外外就换了不少人手,就算出了事?#26448;?#20445;住康王妃平?#30149;?br />
  ……

  杨茉并不知晓外面的事,也不知?#20048;?#25104;陵这时候向韩公公打听宫内的消息。

  她?#30343;?#30475;着针头一点点地向前送。

  这样的技术她已经练了许多次,没有超声波仪器,她就是要不停地?#24223;?#25163;?#26657;?#35753;?#32422;?#30340;手成为最大的感官。

  就是这样一点点地向前。

  丁院使在旁边看的满?#21453;?#27735;。

  那针?#20004;?#21435;,不停地?#20004;?#21435;。

  杨茉松开手开始抽吸。

  丁院判一眨不眨地看着那水晶的针管,什么都没?#26657;?#20250;不会是康王妃弄错了。

  位置?#27426;裕?#22905;过于小心没有将针头送进合适的地方。

  丁院判以为杨茉会放弃,谁知杨茉又向前送了送针,这要是多大的胆量和多厉害的医术才能这般淡然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?#20445;?#24744;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
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直播 购买大乐透彩票投注 澳门斗牛游戏下载 中彩网官网 山东群英会预测专家 吉林快3免费下载官网下载 安徽十一选五今天预测号码 最新福彩3d走势图 pk10直播开奖赛车App 河内五分彩人工计划 彩客网电脑版本 十三水玩法 K8彩票是不是黑平台 江西快3官网下载 香港赛马会手机资料站欢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