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乐文,乐文小说网,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> 武侠修真 > 吉时医到 > 第三百六十六章 团聚
  刘家的案子别的不清楚,利用常?#25103;?#20154;杀了孙儿这件事听起来就不像是人做的,只要仔细思量无论是谁都会觉得心里冰凉,太后看向瑟瑟发抖的刘妍宁,有这样的人在身边,她会睡不安稳。

  皇上用这样的臣子做心腹,比用冯国昌更可怕。

  太后挥挥手,“回去等着吧,你们家的事皇上自有决断。”

  太后娘娘这是不准?#33145;?#22905;了,刘妍宁脑子里嗡鸣作响,“太后娘娘,臣妾不知道娘家到底出了什么事,臣妾?#30343;?#20010;女子,什么也不知晓啊。”

  到这时候还想脱身,杨茉站起身,“丽嫔娘娘别忘了,还有我在这里,丽嫔娘娘说的那些话我还记得清清楚楚,丽嫔娘娘让我给诊脉,又在那时候将我父亲的玉佩拿出来,就是要我在太后娘娘面前提起你的脉象适合生子,这件事之后我就将玉佩递给了太后娘娘,和太后娘娘说了清楚。”

  刘妍宁浑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,原来太后早就已经知道了。

  太后娘娘沉着?#24120;?#21696;?#19968;?#19981;肯相信,以为整件事有误会,后来宣王在刘家找到了康王妃的父亲,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更何况你们是想要以此要挟康王妃,你在哀家身边孝顺这么多年,哀家也?#33618;?#21033;用了。”

  无论是谁都不愿意被人利用,尤其是身边人,若是平日里刘妍宁还能辩解,可是这时候父亲利用常家的事被?#39029;?#26469;,她在太后娘娘心里已经是蛇蝎心肠。她说什么都没有用处。

  刘妍宁抬起头看到杨茉漾在嘴边的笑容,那么灿烂,就像一朵花慢慢绽开般,肆无忌惮又芬芳。

  刘妍宁第一次觉得周围一片黑,看不到半点光亮,她就被困在这里,半点动弹不得。

  刘妍宁跪下来痛哭,“太后娘娘,您要相信臣妾。臣妾真是不知晓,臣妾是想要进宫,只因为太后娘娘说过,想要让臣妾留在您身边。”

  刘妍宁哭得嗓子嘶哑,整个人狼?#20961;?#22570;,使出浑身的解数只为了能保住一条性命。

  从慈宁宫里出来。杨茉在前面走,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?#24615;?#30340;脚步声。

  ?#24223;?#31435;即停下转过头看到跌跌撞撞赶过来的刘妍宁。

  “康王妃。”刘妍宁颤抖着嘴唇喊杨茉。

  杨茉转过头来。

  “我是真的不知晓杨老爷的事,”刘妍宁声音沙哑,“康王妃一定要信我的话,”刘妍宁说到这里?#20154;?#36215;来,剧烈的?#20154;?#35753;刘妍宁?#33251;?#19978;浮起异样的红晕。“我是算计过康王妃,也想要利用王妃的医术能换来富贵。那是因为我不?#24066;模?#25105;独自一个人在王府那么多年,早?#32479;?#20102;别?#35828;?#31505;柄,好不容易将王爷盼回来,没想到王爷却为了王妃与我和离,若是换了王妃,王妃心里会怎么想?”

  “家父的事我是半点不知晓。王妃是慈悲心肠,总?#33618;?#30524;睁睁地看着我去送死。”刘妍宁?#38376;?#23376;捂住眼睛,“我还年轻,我真的不想死啊。”

  刘妍宁说的这些话让人动容。

  “康王妃您就在太后娘娘面前替我说句话,”刘妍宁腿一软顿时跪下来,“王妃,您救救我吧!”多少人都求过杨?#29616;?#30149;,周夫人那么对杨氏,杨氏还是将她的病治好,葛家之前也不肯相信杨氏,杨氏带着人上门劝说,就连常亦宁也是因为杨氏才捡回一条性命。

  这些?#25628;?#27663;都治过,只要她求一求,杨氏?#19981;?#24515;软放过她,只要让她喘口气,她就能想出办法挽回局面。

  刘妍宁这样想着,耳边却传来杨茉清澈的声音。

  “你有没有想过放过我父亲?”

  “你有没有想过放过周成陵?”

  杨?#38405;?#20809;落在刘妍宁身上,她那双眼睛里清清楚楚地映着刘妍宁的影子。

  刘妍宁父女她看得再清楚不过,?#21448;?#25104;陵和父亲身上,刘?#32454;?#22899;做的每一件事她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  听到杨茉的话,刘妍宁呆愣在那里。

  杨氏的声音如?#35828;?#31491;定,?#25381;邪?#28857;可以转圜的余地。

  “从前没有想过善待旁人,就别想着有一天有人能救你,所?#25581;?#26524;,还?#30343;?#36825;样的简单。”杨茉笑笑就要挪动脚步。

  刘妍宁突然抬起头,“康王妃心善康王现在才回安然无恙,您可知道老王爷从前也有这样的病症,都说?#28909;艘幻?#32988;造七级浮屠……”

  刘妍宁是?#30343;?#24050;经不知晓自己在说些什么,杨茉只觉得好笑,“丽嫔娘娘放心,保合堂每天都在治病?#28909;耍?#35828;到这里杨茉顿了顿,“只要有我在,我的父亲,我的男人,都会好端?#35828;?#27963;着。”

  “你不?#24597;穡俊?br />
  杨茉嘴角轻绽着笑容。

  你不?#24597;穡?br />
  那笑容让刘妍宁周身冰凉,变天了,她头顶上的一片天已经变了,任她生任她死的那片天要变了。

  眼睁睁地看着杨茉带着人出了宫,嬷嬷忙上前将刘妍宁搀扶起来,“丽嫔娘娘,我们再想别的法子,奴婢去?#19968;?#20844;公,让黄公公去找老爷。”

  刘妍宁摇头,不停地摇头,“来不及了,已经来不及了。”

  “娘娘这时候可?#33618;?#24908;……”

  来不及了,父亲这辈子都想要坐上那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子,可是父亲却没想过在几年前他已经错过了这个机会。

  她后悔那晚上没有立即下手杀了周成陵,?#30343;?#22240;为她胆小才会片刻犹豫,若是周成陵死了一切都会不同。

  杨氏没有周成陵哪里会活到现在,他们想要杀她就易如反掌。

  周成陵没有遇到杨氏?#19981;?#30149;发而亡。

  如今这两个人遇到一起,他们两个在一起,一下子将他们头顶上的天揭开。

  大祸临头,真的要大祸临头了。

  难道皇上不知晓,信周成陵?#33073;?#27663;才是最大的祸事,因为他们才是真正的奸佞啊。

  ……

  杨茉从慈宁宫出来,让人搀扶着上了马车。

  她半个身子才探进车厢里,立即就有两只大手伸过去保住杨茉,一转身将她放在软垫上。

  杨茉笑着看周成陵。

  “开心吗?”

  杨茉点点头,“开心。”看着刘妍宁万念俱灰的模样,她心里就觉得畅快,?#34892;?#35805;她定要当着刘妍宁的面说出来。

  这口恶气一定要出。

  杨茉低声问,“刘砚田那边怎么样?”

  周成陵道:“刘砚田的学生们上了奏折,说刘砚田是被人冤枉的,刘氏几代帝师,向来官声很好,请朝廷定要查清楚。”

  杨茉仔细想,“你准备要怎么办?”在周成陵面前,她很少叫他王爷。

  周成陵笑着,“缓一缓,让皇上举棋不定。”

  这是为什么?一般来说?#21152;?#35813;乘胜追击。

  周成陵笑,伸出手来将杨茉的鬓角抚平,“因为,我想要?#24895;?#30340;?#30343;?#21016;砚田,我是要借着刘砚田做一件大事。”

  杨茉心头猛跳了两下,她心里早就知?#20048;?#25104;陵想要的是什么,但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会动手。

  周成陵将手落在她的小腹上,“我祖辈就已经是大周朝的重臣,先皇用我父亲辅政,我父亲也算是做到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后辈子孙又如何?#30475;?#23567;被召进宫做质子,新婚之夜被人送上一碗毒药,我?#33618;?#35753;我的儿子走我的路。”

  周成陵轻声道,“我不会做他的辅政大臣,我要掌握他的江山,对不起,我让你嫁给了一个?#39029;?#36156;子,注定让你跟着我担惊受怕。”

  看着周成陵笑时眼角的细纹,轻翘着,如同窗边伸出的新枝,上面总是最鲜艳的颜色,让她觉得如?#35828;拿?#22909;,她愿意和他一起到老,看着他到底能生出多少枝叶,从上面发出多少绿芽,那些绿芽?#21482;?#38271;成什么。

  她要永远和他在一起,看着他,在她心长成无人能撼动的大树,只有她知晓这棵树上有多少叶子,多少脉络,只要想到这个她就?#32769;玻?#22240;为没有第二个人能如此。

  这就是为什么一定要爱上一个人,一定要在他身边,因为这个人会走进你心里,让你知道一颗小小的心,却能容下整个人生。

  杨茉笑了,“那?#30343;?#24456;好,因为从此之后就会有很多人想要了解你的想法,想要知道你做的每件事都是因为什么。”

  “?#24247;?#21035;人苦苦揣摩的时候,我就会很高兴。”

  “因为,那些人都会羡慕我。”

  杨茉将脸贴在周成陵的胸口。

  马车很快到?#25628;?#23478;。

  刚进门杨茉就听到?#22909;?#30340;声音,“这挂图是我师父?#32479;?#32769;仵作一起画出来的,不会有错,您仔细看看。”

  杨茉快步进了内院,?#24223;?#19978;前撩开帘子,杨茉走进去就看到杨秉正靠在迎枕上看着?#22909;?#25163;里的挂图。

  ?#22909;?#27491;?#33073;?#31177;正争的脸红,见到杨茉立即道,“师父,您说说,这?#21152;?#27809;有错?师祖说,杨家有副这般的图,却?#30343;?#36825;样画的,还要人去找来比?#38405;亍!?br />
  师祖怎么能不相信师父的医术,师父救活了那么多人,就算别人怀疑师父,师祖也不?#27809;?#30097;啊。

  杨茉看向杨秉正那双带着忧虑的眼睛。

  她想过也许?#33073;?#31177;正父女相处的时候,怎么?#19981;嵊行?#23604;尬,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形。

  父亲没有夸赞她的医术,也没有为她王妃的地位?#32769;玻?#32780;是担忧她是?#30343;?#23558;传给徒弟的挂图画错了。

  只有父母会露出这样担忧的目光,只有父母会仔细地看着她走出的每一步,生怕一步走错她会被人埋怨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?#19981;?#36825;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?#20445;?#24744;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
25选5开奖视频 快乐飞艇app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爱乐彩 福建时时彩十选一 北京快乐8单双预测 发牌时偷看牌技巧 31选与36选混合走势图 大乐透走势图浙1风采 体育赛事策划公司简介 大庄家彩票网 北京赛车pk10代理反水 新疆18选7走势图 体彩20选5复式 山东群英会最大遗漏 88娱乐城滚球地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