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機在惡魔島上空盤旋,兩個小家伙拔著脖子向下面看。

  已經三年多沒有見過親人了!

  好想好想他們!

  雖然會偶爾有視頻,可視頻上的畫像,怎么能和真人一樣!

  這是君司琰和娃娃第一次離開家人這么久,一去三年多,過著和外界隔絕的日子。

  還好他們每天都在緊張的訓練中度過,每天累到虛脫,過得那么充實和辛苦,都沒有多余的時間來想家里人……

  地面的停機坪上已經有一群人在等候。

  飛機降落,機艙門打開,兩個利落的身影快速從飛機上跑下來。

  哇嘞,居然人到的這么齊!

  東方烈和黛安娜,流觴和殷夢他們都在!

  這是發生了什么大事,居然歡聚一堂了?!

  “師父(爺爺),修斯叔叔,小姨,小姨夫,小叔,嬸嬸……(以下省略n個稱呼)”

  兩個嘴甜的孩子,一連串,把在場的所有人叫了一個遍,就連零字號小組的眾成員都沒有跳過。

  大家看到他們兩個小家伙回來,情緒都很激動,尤其是華老,臉上的笑容怎么都止不住。

  “我們都快想死你們!”

  兩個孩子一起撲到華老身邊,然后一群人,把兩個小家伙圍在中間。

  三年多沒有見到兩個小家伙真人了,他們的變化真的很大!

  兩人都長高了很多,氣質變化也很大。

  娃娃的變化,讓眾人大呼都認不出來了。

  訓練基地里面沒有別的衣服,只有作戰服,訓練服,她三年前穿去的衣服早就小了半截,穿不得了,所以,直接換了一身訓練服,就這樣回來的。

  原來還有點嬰兒肥,滿身奶香氣息的小公主現在一點都看不出嬌弱的模樣,一頭利落的短發,長開的眉目更加明媚,比起之前的軟萌,多了幾分凌厲。

  這哪里還是他們優雅貴氣的小公主,妥妥一個氣場超強的黑千金啊!

  君司琰的變化和娃娃相比要小一些,身姿更加挺拔,看起來已經是個健壯的小男子漢,黑了一些,身上的稚氣徹底消去,氣勢內斂,和以前的可攻可守,可軟可硬的小奶包劃清了界限。

  君司琰可以拍著胸脯說,他早就不是原來那中二的小少爺了,他現在可是在向著硬漢的方向發展。

  他才不要做奶油小生。

  話說,其實君司琰身邊的男人,就沒有一個死奶油小生,一個個顏值都超高,氣質千變萬化,可都是妥妥的真男人。

  修斯和蘇葉從外表看性子很溫和,優雅的如同法國紳士,可那也只是表面,內里都是一樣的強權霸道。

  什么樣的將領,帶什么樣的兵,物以類聚人以群分,有他爹地這樣的精神信仰,精神支柱在,圍在他身邊的人,自然本質上都和他差不多。

  一通噓寒問暖加熟絡感情后,周圍的人對他們兩個的變化可以說滿意極了。

  君臨王朝以后有君司琰這樣的家主,有娃娃這樣的當家主母,未來可期啊!

  君主大人可以放心的將肩上的重擔,交付給小太子!

  北冥御都快要嫉妒死君墨麒了,有了如此優秀的一個兒子不說,現在又有了如此優秀的一個兒媳婦!

  幸好他也有了一個寶貝女兒。

  他和黛安娜的女兒一定會繼承他們優秀的基因,未來的成就不會差的!

  流觴是羨慕啊!

  他和殷夢都在一起這么多年了,可殷夢一直拒絕要孩子。

  老婆大人的話在他面前就是圣旨,她不要,他也不會去逼她,可看到大哥家的兩個小寶貝,他也很想要!

  北冥御還顯擺的把他家安安帶到他面前,刺激他的神經!

  安安的刺激力度明顯比君司琰和娃娃還要大,軟萌軟萌的小奶包,簡直萌出一臉血,讓人沒有一點抵抗力。

  可問題是殷夢自己明明也喜歡孩子喜歡的不得了,怎么就不肯自己生呢?

  流觴決定,這次好說歹說,就是磨,他也要磨得殷夢答應生孩子才行!

  該說的都說的差不多了,君司琰和娃娃才好奇的問:“爹地媽咪呢?我們回來,怎么沒有看到他們?”

  過分!

  自己的寶貝兒女回來,所有人都來迎接,居然就少他們兩個!

  太過分了!

  本來還想一下飛機就看到所有親人的兩個小家伙現在心里有點失落。

  這個時候,不來迎接他們回來,干什么去了?

  什么都不如他們兩個重要好么!

  ╭(╯╰)╮

  黛安娜揉揉他倆留著同款短發的頭,解釋道:“你爹地媽咪去米蘭試婚紗,估計再有兩個小時左右就能回來。”

  “婚紗???”

  關鍵詞啊!

  試婚紗!

  他們去米蘭試婚紗!

  兩個小家伙一臉懵逼的模樣,逗笑了一大群人。

  修斯溫和一笑:“南宮沒有告訴你們嗎?君主和少夫人大婚,讓你們兩個回來當花童,順便參加他們的婚禮。”

  “沒有!”

  君司琰和娃娃面面相覷!然后,一起看向南宮。

  南宮很淡定,就跟沒有感覺到那兩道怨念的視線,表情沒有絲毫變化。

  君司琰,娃娃:“…………”

  無語!

  相當無語!

  南宮叫他們跟他來惡魔島,根本沒說回來干什么,問他,他還說,他們來了就知道了……

  這是想要給他們一個驚喜么?

  爹地媽咪結婚,他們兩個卻是最后一個知道的!

  有沒有考慮他們兩個幼小的心靈?

  時隔三年多,零一卻依舊是最懂他家小少爺的人,一看他的表情,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,不由矢笑道:“小主子,南宮教練是怕你和小小姐提前知道,不能安心做飛機,所以才提前沒有告訴你們。你應該理解教練的苦心。”

  君司琰假裝生氣,“零一,你是誰的人!”

  “小少爺,小的當然是你的人!”零一趕緊拍馬屁,表忠心,“零一生是小少爺的人,死是小少爺的鬼,對小少爺你忠心耿耿,絕無二心!”

  ——零字號小組眾人:零一你太不要臉了,居然說出這么肉麻的話!

  特么你把話都說了,我們要說什么???

  “先回別墅,大家別都在這里站著。”

  黛安娜牽起娃娃的手,“娃娃,你媽咪提前給你準備了衣服,我們先去把衣服換了!”

  “嗯吶嗯吶!”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