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頁 ← → 鍵
樂文,樂文小說網,最好的樂文小說閱讀網 > 玄幻奇幻 > 醫女有毒:王爺請當心 > 第八百七十三章:暗度陳倉
  慕云敏抱著根長棍子樣的東西像陣風似的刮進來,洛清芙隨在嘉明帝身側,看他還像個小孩子似的,忍不住就微笑著搖了頭,自從母子心結解開后,這孩子也越發放飛自我了。

  慕云敏才不管那些,走了幾步見慕云深和蘇沄驀沒跟進來,急著就要轉身去找他們倆,那長長的棍子在他手里像耍猴似的,在那些大臣頭上打著旋的飛過,有人就忍不住好奇問道:“敏皇子,您手里這是拿的什么東西?”

  “四嫂說了,這是昱皇兄現在最喜歡的東西,今日就送給他做生辰賀禮了。”

  慕云敏只是聽蘇沄驀這般說過,這會兒也就原模原樣的說了出來,小心的將東西收在懷里去接他們倆,堂上的慕云昱聽得眼前一亮,隨即又是滿眼狐疑,看那長筒狀的模樣,應是那幅藏寶圖不假,可蘇沄驀會如此好心的送給自己?

  正自疑惑間,耳邊傳來水老三聲音極細的傳音:“老大,義父已經聽見了慕云敏的話,不管真假,你先將東西收起來再說。”

  慕云昱微點了下頭,收當然要收,但待兒會還是得先試試蘇沄驀反應。

  正自疑惑間,就見慕云深和蘇沄驀抱著安瑾安歌笑瞇瞇的進來了,一路徑直到堂上,蘇沄驀抱著安瑾給嘉明帝微福了身,才又笑道:“想著孩子好久沒見爺爺了,便抱過來讓他們瞧瞧您,只是沒想到路上有點兒鬧騰,幸好沒耽誤吉時。”

  “安瑾安歌還小,會鬧太正常了,不用放在心上。”看見倆笑呵呵的寶貝乖孫,嘉明帝心里什么怨氣都沒了,抱著倆娃娃坐到了主位上,就連慕云昱也不再搭理。

  慕云昱惱火的看著上來就搶了他地位的倆娃娃,又不好和他倆爭風吃醋,郁悶的走到了另一旁,文皇后見該來的人都來齊了,也就笑著拍拍手,等廳里安靜之后,滿臉溫和微笑的說了幾句客氣話,便吩咐宴會開始。

  旁人的禮物是早就送過了的,就慕云敏手里拄著那么大根棍子,這會兒宴席開始了,根本不好動筷,蘇沄驀干脆示意他直接將東西遞給他身旁的慕云昱。

  等慕云昱接過了東西,蘇沄驀才淺淺笑道:“昱王爺,從前咱們有諸多誤會,今日借著你生辰之際,我與云深把你前段時間最想要的東西送給你,希望咱們以后能冰釋前嫌,大家共同將平朝治理的更加興旺昌盛。”

  嘉明帝聽她這么說,頓時就滿意的點了頭,慕云昱掂掂手里還頗有份量的棍子,輕捏了下,能感覺到錦布里面是軟軟的紙張,心里頓時樂開了花。

  或許這倆傻子真以為只是幅山水畫,又不堪其擾,便干脆當人情送給了自己,

  心里樂歸樂,面上還是裝出副為難的模樣,又深有感動的看著向慕云深,“四弟,這東西對你們來說也極其珍貴的念想,長兄怎好意思收你們這么貴重的禮物?”

  慕云深微微笑了下,既不顯過分客氣,也不顯疏離,“兄長客氣了,這東西于我們而言,頂多也就是掛墻上偶爾看看而已,倒不如送給懂畫的人,讓它發揮它應有的價值。”

  蘇沄驀笑容清淺,朱唇微啟,“昱王爺你也就別客氣了,自打你歸宮之后,咱們也沒送過什么好東西給你,如今你既然喜歡那副畫兒,那咱們怎么著也得替你圓了心愿。”

  “哎呀,就是幅畫兒,你們推來推去干什么?”慕云敏聽得腦殼疼,拿筷子敲了下碗,“反正四哥已經送給皇長兄了,長兄你也就莫再客氣,收著便是。”

  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。”有慕云敏出來攪和,慕云昱當即就笑著借坡下驢,順勢將東西緊緊攬到了懷里,文皇后看那棍子都快戳到屋頂上了,不禁皺眉道:“這拿著像什么樣?不如叫人先送你房里,等空了你自己再仔細琢磨。”

  “這樣也行。”慕云昱笑著點頭,看向嘉明帝,“父皇,四弟將他最珍貴的東西割愛給兒臣,兒臣自當好生珍惜,先將之送回房,再來陪您說話。”

  嘉明帝有倆乖孫陪著,幾個兒子根本就懶于瞧上幾眼,隨意的點了下頭,權當知道了。

  慕云昱這會兒也不介意這些,滿面興奮的拿著長棍子急匆匆出了主廳,那副挖到金山的喜悅模樣看得百官都疑惑不已,太子究竟送的什么畫,能讓昱王爺如此高興?

  但看主桌的太子太子妃只是面含淺笑的陪著嘉明帝說話,在那里逗弄小皇孫,并沒有要解釋的意思,也只得各自揣了疑惑,紛紛交頭接耳,竊竊私語起來。

  慕云昱一出主廳,便立即施展了輕功,看著行宮里自己所在的悟秋院飛奔而去,才剛踏進院門,水老三已經等候在門口,“老大,義父急等著見你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慕云昱難掩心頭的喜悅,幾步上前推開房門,見慕正雄就在房里焦急的踱步,頓時上前興奮道:“義父,孩兒拿到藏寶圖了!”

  鶴發雞皮里藏著掩飾不住的焦急和喜悅,以至于身體都因激動而有些微微顫栗起來,慕正雄讓開位置,指指早就拼起來的桌子,“快,快打開來給我瞧瞧!”

  慕云昱連連點頭,那三兄弟也急忙湊過來,又急又興奮的幫著解開長筒形錦袋。

  等完全拿掉袋子,就見雪白的紙張卷成厚厚的筒,完整的露在了眼前,慕云昱瞧了兩眼,忽有些疑惑,這紙怎么會跟新的沒區別?

  只是義兄與三個兄弟都緊張興奮的盯著自己,慕云昱也沒想那么多,將紙卷擱在桌頭,再順勢往下一撥,就見卷紙緩緩滾動,露出了里面的山水畫。

  依然是峰巒疊翠,山路盤旋,卻少了暗室里那副山水畫的雄偉壯麗,大氣磅礴,慕云昱仔細看了兩眼,再與記憶里模樣的印象一對比,頓時怒臉:“賤人,居然敢我!”

  “啊?”三兄弟與慕正雄皆都沒有見過那幅真畫,頓時錯愕的抬起了頭,慕正雄聞聲黑臉,立即仔細檢查起來,果見紙張極新,完全不像是塵封了十幾年之久的東西。

  “好好好,這蘇沄驀果然了得,居然想這么招暗渡陳倉來唬弄我們!”

  慕正雄怒極反笑,一把抓起畫卷扔給慕云昱,“你馬上就去找慕云深說個清楚,今日無論如何都得把那幅真正的藏寶圖給我拿到手!”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