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有人找我?玄雷宫的人吗?”

  陈超端着酒杯,脸?#19979;?#26159;疑惑。

  在他一见到陈远的时候,神情猛地一变:“是是你?”

  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“怎么,我?#33618;?#26469;吗?”

  陈远淡淡说道。

  他来这里,无非是要要陈家如今的情况,若是能帮助的话,他不介意搭把手,毕竟是看在自己父亲的份上。

  再说,也是看在当年陈超父子在自己与陈家断绝关系时开口求情的份上。

  陈远扫视陈超,发现这位表哥,与当年相比已经截然不同了。

  他虽然修成了筑基中期巅峰,但根基却十分不稳,体内气息浮躁,这修为明显是强行提升上去的。

  陈超身形微微佝偻,就?#30340;?#35828;话的语气都十分谨慎。

  身为修炼者,头上竟然多出了一些?#36861;ⅲ?#32780;其身体内,更有一股锁链枷锁般的气息,将他重重的锁住一般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陈远微微皱眉。

  “没事没事,你快回去吧,有时间我会去找你的。”

  陈超急促说道,神情似乎十分紧张。

  “陈超,是什么人来找你了,带进来让本殿下看一看。”

  这时。

  一个威严的声音从包厢中传了出来。

  “是是,主人。”

  陈超闻言,顿时身?#25105;?#38663;,以无比恭敬的姿态应道。

  陈远推开们。

  只见一个足有数千平米的超大房间,大大小小汇聚着一群修炼者。

  而在人群中央,是?#29238;?#23481;貌?#34892;?#22855;特,周身笼罩神芒的年轻人。

  他们身上的气息,与所有人都截然不同,却又无比的强大。

  开口说话的,正是一个红发男子。

  这男子额头有一道疤痕,微微咪合,?#21152;?#31934;芒从中爆射而出。

  这男子看着十分年轻,但赫然已经是金丹修为。

  “苗兄,不过区区一个奴仆的亲属罢了,有什么好看的,这中土界面的人,不过是一群卑微的蝼蚁罢了。”

  “最近倒是听闻,那个莫清柔似是要出关了,当初苗老祖收她为弟子时,可是?#24613;父?#33495;兄当小妾的啊,这可要恭喜苗兄了啊。”

  一个脸型十分?#33080;ぃ?#30643;孔一片银色的青年打着哈欠说道。

  “哈哈哈,不错,听说那个莫清柔的天资很高,容貌也算上等,算是这低等界面上出众的人物了,能够给苗兄当个侍妾木,那是她天大的机缘。”

  其他人也?#36861;?#24320;口。

  他们不断开口讨论。

  将地球称为低等的界面,更是中土界面上的人类藐视到了极致。

  而周围站着许多人类修炼者,看起来气度不凡,应该都是来自国都各大世家。

  但此刻没有一个人出来反驳,甚至众人都是面带笑容,觉的理所应然。

  “这可不一样,你?#24378;?#33021;还不清楚,我这个奴?#32479;?#20102;办事能力出众,而且更是来自陈家,就是那个云山陈远的堂哥。”

  “也正是因为这样,我才特地将他从最?#22270;?#30340;奴仆中提拔?#20384;矗?#32473;了他个执事。”

  苗元淡淡说着。

  “哦?”

  “云山陈远的堂哥?”

  众人听到这句话后,尽皆精神一震。

  就连那?#29238;?#23481;貌不凡,浑身笼罩神芒,气息强悍的青年,也是微微惊诧。

  “这陈远我当初刚来到这个界面的时候就听闻过,当时我还跟随剑阳天将大人,一起杀上那什么云山呢。”

  “?#19978;?#21834;,那个土著宗门不过是被这?#22909;?#35265;过世面的蝼蚁所神话罢了。”

  “不要说什么神法了,就是?#24187;?#23436;整的修炼功法都么有找到,?#36861;?#20102;那么多功夫,当时可是气的我连杀了数百蝼蚁。”

  “当年他老巢被?#35828;?#26102;候倒是不知道躲哪里去了,最近回归后闹出的动静倒是不小,就连九大异族的老巢都给他踏灭了。”

  一个金发金眸的男子开口说道。

  他浑身似是有火焰在燃烧一般,通体笼罩在金色的神辉之?#23567;?br />
  在场中众人,他的外在气息最为强盛,赫然已经是金丹巅峰的存在。

  “呵呵,九大异族不过一?#20505;?#34433;奴隶罢了。”

  “在我等无上大教眼?#26657;?#36825;整片荒弃界面,都只配当奴仆。”

  “道统残缺,法则不全,血脉没落,据说就连最强大的赤战大?#21073;?#20063;已经有数十万年没有诞生过新的星君了,这等界面,我?#28909;我?#19968;教都足以轻易横扫。”

  那长脸银眸男子冷笑说道。

  “说的不错,那陈远不过是打败了一群奴仆,而且据说在开战前,那陈远就已经在云山布置阵法,大概是斩杀诸多金丹以?#25300;?#34880;魔族的老祖也是借助了阵法的力量。”

  “这等修为,若倒时候乖?#22253;?#20837;我等宗门,还能给他一个弟子的名号,受我等驱驰,还能有几分活命的机会。”

  “否则若是惹得诸多老祖震怒,直接出手镇压,什么狗屁云山,狗屁诛仙宗,说不定还得被再屠一次。”

  其他人闻言,也是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陈超进来听到这番话后,身形越发的佝偻。

  他拼命对陈远使眼色,让陈远不要冲动,要忍耐下来。

  而陈远神情淡漠,缓缓走了过去。

  站在最周围的,几乎都是筑基中期的修士,他们虽然在外界是能够呼风?#25509;?#30340;存在。

  但到了这里,却得卑躬屈膝,脸上无不带着讨好的笑容,?#36861;?#24320;口附和那几位在场地中央青年所说的话。

  这时,有几人扫过陈远,见到陈远的容貌?#34892;?#29087;悉,但一时?#34892;?#24494;微发愣,并不敢确定。

  但绝大部分的人,连看都没看陈远。

  毕竟陈超只不过是个奴仆罢了,虽然与陈远有着关系,但大部分人都知道,陈远与陈家的关系并不融洽,甚至可以说成是没有关系。

  更何况,此时陈远身上没有丝毫修炼者的气息,在众人看来,这不过是陈超一个普通的亲戚罢了。

  这时,有一个身材妖娆,穿着岔腿旗袍的女子走了?#20384;矗?#31070;情冷淡都陈远说道:

  “几位殿下身份尊崇,都是来自圣地的仙长。”

  “你区区凡人,能够得到殿下们召见,是你的福气。”

  “?#28982;?#20320;不许抬头、不许随意开口、不许乱动。”

  “只有殿下们询问你?#20365;猓?#20320;才能开口回答。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